海外需求

假如,你能认真的学习伯南克、格林斯潘的著作,你再对经济学和世界经济有一定认识,你肯定会得出一个结论,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美国和欧洲重新高速经济增长,这都是个问号。不要天真的认为美国一大堆金融大佬看淡长期趋势是可笑的,至少这种经济增长上的平庸是目前看无解的海外需求,在不改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大前提下,除部分发展中国家以外,没有什么可期待的加速增长的可能性,必然会处于一种平庸的增长态势,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中国的凯恩斯主义和西方的凯恩斯主义之间,最根本的区别,就在于财政和债务膨胀的投入方向不一样。我们去建设了大量的超级工程,是致力于全社会的财富增长,西方都用来消费和无穷无尽的社会保障了。如果,再辅以全球化和金融自由化思潮,事实上就变成极少数国家致力于增长,绝大多数国家躺在几百年的积累上享受生活,混吃等死,就这种趋势和迹象。有没有改变的可能性?我认为可能性不大,这种慢性毒药的杀伤力就在于你没什么理由彻底革新。因此,慢动作式样的老态龙钟的海外经济发展模式,可能在我死之前都不会变样。这种趋势已经持续半个多世纪了,再来半个世纪也并不夸张偶尔看到一个死猫跳,你也用不着多兴奋,那都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虽然,看到很多科技创新,技术上发展日新月异,但是,技术和生产力是两码事。你会看到硕大无比的经济体以日益缓慢的速度增长,没有进取,没有扩张。时不时,你还可能遭遇到输入性金融、经济危机,风云骤起。这就是海外需求的现状。

粤ICP备151021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