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张维迎

张维迎之流确实是害了不少不明真相的群众。民粹主义,在中国野蛮生长。原文地址:我看张维迎作者:经济学家高连奎
一、如果张维迎说别人不懂市场的话,那只能告诉他“只懂市场的经济学家更可怕”,如果一个经济学家只懂市场,那他遇到什么情况都用市场这个方法,这才是最可怕的。在中国很多经济学家,严格说只能算微观经济学家,不能算做经济学家,因为很多人并不懂宏观经济学,不懂货币经济,以张维迎为代表的部分学者,连M1,M2等数据的定义、统计方法都不明白就贸然对货币政策乱发议论,结果必导致了中国经济难以挽回的灾难,持续至今。
二、张维迎经济以市场派经济学家自居,但根据我的观察,张维迎根本就不懂市场,张维迎懂的最多只是个供求定理而已。市场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供求定理只是市场的一点,远非市场的本质。经济学界其实早就将市场研究的很清楚了,经济学教材上也写的明明白白,张维迎只要多学习学习,就不会对市场的理解如此肤浅。
三、张维迎对产业政策的批判非常不靠谱,产业发展方向主要取决于技术的发展方向,技术的发展路径是非常稳定的,任何一个技术从萌芽到成熟都需要很长的周期,比如电子行业、太阳能行业、信息技术、网络技术都是有路径的,方向非常明确,谁投入更大,谁就能更快的出成果,最终拼的都是资金,发展中国家的企业没有那么多资金,只有政府加大补贴力度才可以帮助企业弯道超车。
世界各国的产业政策90%以上都是成功的,即使看起来不算成功的,也是实验性的,也是必要的代价,比如冰岛效仿美国搞金融就失败了,但是即使失败也并不可怕,冰岛人也未必后悔,起码经历过了。
中国绝大多数成功企业都是政府产业政策的受益者,世界上绝大多数成功的大型企业也都是产业政策的直接或间接受益者,美国、德国、日韩每年都出台大量的产业政策,他们国家都是一点点靠这些产业政策的指引发展起来的。
四、张维迎式政商关系危害很大,任何社会的发展都需要政府和企业之间进行积极的、良性的互动,甚至是互助,张维迎盲目挑动政商对立,最终受伤害更大的肯定是企业家。张维迎在货币政策上的主张已经危害了太多的企业家的生家性命,张维迎应该自觉收敛才对。
六、张维迎从来没有认真写过有见底的长篇文章,从来没有提出过自己的理论观点,从成名至今就一直靠媒体炒作维持自己的影响力,这是典型的民粹派经济学家的路数,因为如果一个经济学家,不学习认识经济知识,还想持续获得知名度的话,只能靠玩弄民粹,张维迎就是这样的民粹经济学家的代表。当然在传统媒体时代,中国这样的民粹经济学家还很多,比如吴敬琏被大众所熟知,就是因为骂了个股票市场不如赌场,这能用到任何经济学知识吗,他用经济学方法证明了,都没有,只是挑动了一次民粹而已。张维迎、吴敬琏、叶檀、马光远、王福重都是走的这种挑动民粹的路子,靠挑动民粹博取知名度。用现在流行的观点,张维迎只能算网红,根本不能算学者。
七,我们应该尊重哪些经济学家,我们应该尊重的是那些真正钻研学问,而且有自己的思想体系的学者,这些人肯定不会像那些民粹经济学家受欢迎,甚至他们面对的更多的是误解,但他们才是推动社会进步、学术进步的真正力量,相对来说,那些民粹经济学虽然处处迎合百姓,但他们却是百姓真正的敌人,就是一个喜欢吃甜食的人,你天天给他糖吃,能有益其身体健康吗。
八、政府的强大与企业的强大完全可以并存,而且是必然是共存的,小政府不会诞生大企业,只有大政府的国家才可以诞生大企业。美国经济发展的比较好的时候都是赞同大政府理论的左翼政党执政的时候,右翼经济学家不会真正的对企业家好,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国家都坏了,企业家会成为受益者呢,中国任何一个有理性,有思辨能力的人都不应该被张维迎这样的民粹领袖所迷惑。中国要重塑良好的政商关系就必须彻底否定张维迎的一系列谬论,张维迎不是企业家之友,而是企业家之祸。
九,以张维迎、吴敬琏为代表的对政府货币超发这一伪概念的批判,导致政府出台了极其错误的货币政策,延续至今,数万企业家跳楼、跑路,中国很多企业家自改革开放几十年的财富积累毁于一旦,这些责任表面是政府承担,其实应该由误导政府决策,盲目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向政府施压的学者承担。
十、中国经济学之争不是左右之争,是正确与错误之争,是科学与民粹之争,这才是中国经济学争论的本质。回饭经济思想历史,任何一个大师最终被认可都不是因为打败了对手,而是战胜了民粹,可惜某些学者总是有意充当民粹的代言人。

粤ICP备151021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