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小龙

2015年,新加坡人均GDP 5.3万美元,香港人均GDP 4.27万美元, 韩国人均GDP2.8万美元,台湾人均GDP 2.26万美元。这一组数字,可以看出四小龙分化严重。新结构经济学推荐的框架里,有一个建议,就是赶超国家对标国际上相似的人均GDP2倍于自身的国家优势产业升级转型,也就是说,按照这种标准,中国的赶超对象是台湾、韩国,台湾、韩国的赶超对象是香港、新加坡香港、新加坡的优势产业是金融业,台湾和韩国不可能成为区域性和国际金融中心,因此,GDP翻倍之旅对表香港、新加坡是不可行的,台湾、韩国的比较标准只能转向欧美一批制造业和科技产业强国。有人说,中国产业升级压力大,后面是印度,前面是发达国家,吧啦吧啦。这种说法特天真,因为,印度不可能是中国的追赶国。印度的人均GDP才2000美金,跟越南和老挝差距不大。中国作为世界制造业大国,虽不强,但是,其几十年积累的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本是不可能短期翻两番的。印度的赶超对象其实是印度尼西亚。一方面,双方的人口规模都不小。另一方面,印尼的基础设施比印度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印度两倍以上。印度,赶超东南亚诸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之后,才会面对中国。中国的产业转移目标国肯定是东南亚诸国,而不是印度。印度的基础还太差,十年后,或许会有机会大规模的承接低端制造业当前,最难的其实是GDP增速已经滑落到3%以下的后面两条小龙。一方面,中国赶超台湾、韩国的核心产业,对于深圳、北京来说,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甚至,深圳已经逐步领先。中国两三个一线城市,无论从人口,还是从生产总值都足够超越这两条小龙了。这会带动后面大批省市产业转移,根本就不用担心比较优势问题。韩国和台湾面前,新加坡和香港高端服务业的道路走不了,只能走科技强国和产业强国之路,这就涉及到很艰难的西方发达国家产业替代问题,会面临非常危险的高科技产业投资风险问题。韩国,或许三星带头再来一次产业转型,也许能有机会。台湾,几乎已经戏码不大了。后面的中国企业,会以非常快的速度在信息产业全面赶超台湾,台湾还有5-10年时间意淫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之后,再跃升到顶尖发达国家,这一步的投资风险和创新压力最大。我并不担心这十年中国的发展,我们长期漠视的关于创新机制的一系列问题,包括金融改革和国际化问题,在下一个十年是注定无法回避的

粤ICP备151021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