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行金三角(三)

原文地址:穿行金三角(三)作者:张源

【七】探访坤沙旧居,了解“毒王”其人

坤沙,充满争议的一代“毒王”

晨报特派记者 张源 泰国满星叠报道

提及金三角,很多人都会首先想到一个人的名字——坤沙。在多数人眼中,坤沙是个无恶不作、丧尽天良的大毒枭,但在坤沙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当地人却尊称他为“掸邦国父”。坤沙一生充满传奇色彩,无论如何,都称得上是金三角这片土地上的一代枭雄。坤沙于2007年离世,即便在魂归大海多年之后,他所留下的疑问和争议仍在这片土地上继续……在坤沙位于泰国北部山区的大本营满星叠,晨报记者试图去了解一个真实的金三角“毒王”。

【爱唱“甜蜜蜜”的一代毒王】

坤沙的中文名叫张奇夫,掸邦人,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围绕着坤沙的争议一直都有,即使其出生和死亡的日期,也有诸多版本。按照坤沙的大本营满星叠当地人的说法,坤沙是1934年2月17日出生于缅甸掸邦地区猛锐县帕彭乡的弄掌大寨,父亲张秉舜给他起名为张启福。坤沙的幼年可谓诸多磨难,3岁时父亲离世,母亲改嫁给猛段的土司坤吉后,坤沙5岁时又失去了母亲,他由祖父坤秋抚养长大。2007年10月28日,坤沙于位于仰光的家中病逝,享年74岁。

上世纪50年代初,坤沙加入了从云南流亡到泰国的国民党军队。1959年8月,坤沙得到国民党将领李文焕的赏识,获赠4挺机枪,支持他发展自己的力量。坤沙随后选择易守难攻的满星叠作为自己的大本营,逐渐走上了制贩毒品、扩充军力的掸邦建国之路。此后的三十多年,坤沙的武装实力不断增强,收拢和吞并了金三角一带的多股武装势力,并且有能力跟缅甸、老挝等国政府叫板。直至1996年,在美国等国家的影响下,坤沙向缅甸政府投降,开始了在仰光的软禁生活。

对于坤沙与毒品的关系,一直以来都有两种不同说法。外界普遍认为,坤沙发展自己的武装,就是为了生产及贩卖毒品赚钱。但在坤沙武装曾经控制过的区域,直至今日很多人也坚持认定,坤沙制毒、贩毒只是手段,他的一生都在为掸邦的独立而奋斗。但无论争议如何,坤沙曾经的确控制着金三角80%左右的毒品贸易,那些流传到世界各地的毒品,不知道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对于毒品害人的解释,坤沙有一个很出名的说法:“枪能杀人,毒品也能杀人。被枪杀是被动的,但被毒品杀却是自找的。”

坤沙很喜欢中国文化,对于港台的流行歌曲也很感兴趣。熟悉坤沙的人告诉记者,坤沙当年很喜欢邓丽君,还爱唱邓丽君的名曲“甜蜜蜜”。

[转载]穿行金三角(三)

【坤沙的生活并不奢华】

即便如今泰国北部山区的公路修建的十分完善,但要轻易找到坤沙当年的大本营满星叠,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满星叠确切的说只是泰国北部山区里一个小村落,这里以掸邦居民为主,也生活着不少泰国华人。从清莱府的清盛县城出发,记者乘车在山里辗转了几个小时,才在一个不起眼的路口,看到了“坤沙旧居”的英文指示牌。

只要实地到过满星叠这个地方,就不得不佩服坤沙选址的眼光。满星叠藏在泰国北部的大山深处,距离缅甸国境不到8公里,离老挝也不远,只隔着几个山头。如今即便通了公路,几十公里的路也要开两三个小时,更不要说以前没有公路时,这里的交通是何等状况了。坤沙曾经领导的掸邦武装势力,核心就设在满星叠这个小村落。

顺着路口的指示牌,没走多远,记者就看到了坤沙当年的司令部,和他居住的几间小平房。这些建筑都设在半山坡上,坤沙住过的房间,还有他的会客厅、警卫室,如今已被当地人布置成一个小型的博物馆,摆放着很多坤沙曾经的老照片,以及介绍掸邦文化的资料。这其中也有不少资料跟鸦片、毒品有关。即便当地人对坤沙充满尊敬,但也不否认坤沙作为“一代毒王”的身份。

本身就隐藏在半山坡的几处建筑,更因为人迹罕至,显得极为冷清。因为交通并不便利,周边也没什么旅游景点,坤沙旧居这个“民间博物馆”,平时几乎没什么游客到访。房间的钥匙,由仍居住在当地的坤沙一户远房亲戚保管,记者等了半天,这户人家才拿着钥匙来开门。

除了在墙上张贴一些资料照片,房间的布置与坤沙当年在这里生活时完全一致。坤沙的卧室很小,大约只有三四个平米,里面连着一间单独的卫生间,设施简陋。他用过的茶缸,穿过的拖鞋,都还摆放在原地。墙上挂着几套坤沙的衣服,有中山装,掸邦服装,也有军装。整个房间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就是相当简陋。尽管坤沙在这里生活的时间距今已有30年,即使在当时,坤沙的生活也算是十分简朴。

距离坤沙的房间不远处,当地人为坤沙修建了一座骑马的戎装雕像,并用充满民族特色的彩布进行装饰。骑在马上的“坤沙”一脸平静,远远的眺望着缅甸方向掸邦地区。从雕像旁边的一条小路上山,走几十米就能看到坤沙当年用于囚禁犯人的地牢。地牢的入口看起来就像一口深井,站在边上目不见底。

[转载]穿行金三角(三)

【“坤沙是我们的民族英雄”】

对待记者这样一个外来者,满星叠当地的居民在言谈中充满戒备。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外界对坤沙的评价,在满星叠的居民看来,是对坤沙的诋毁和侮辱。满星叠上了年纪的老人,几乎都在坤沙的部队里当过兵。即便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很多也曾是坤沙部队的后备军、娃娃兵。

“你们知不知道,满星叠整个地方从来没种过罂粟。”63岁的王昆(化名)是满星叠的华人,他可以用流利的中文跟记者沟通。提起自己尊敬的“总司令”坤沙,王昆总觉得自己有一肚子的怨气,言语中很不客气。他告诉记者,坤沙虽然被称为“毒王”,但他对手下的士兵吸毒惩罚非常严格。除了一些有抽大烟习惯的老人,年轻人谁要是染上毒品,很可能会被直接拉出去枪毙。“我们这里的民风很好,大家安居乐业,像是个毒窝么?”

但王昆也不否认坤沙当年曾经控制着金三角的大量毒品贸易。“除了毒品,我们没有别的收入。这些钱,拿来修路,建学校,帮助我们这些穷人。”在王昆看来,坤沙及其领导的掸邦武装,真正制造的毒品很少,他们只是负责帮别的毒枭武装押运毒品。记者没有在言语中去刺激这位把坤沙当作民族英雄的老人,但他坚持“除了毒品没法生存”的说法,却让记者觉得,这等同于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关于坤沙的为人处事,王昆也觉得外界有很多不实说法。“他很敬重有文化的人,跟人打交道也很讲礼貌,有时还下田帮老百姓干活。”在王昆的印象里,坤沙总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手里拿着一根手杖,在老百姓面前没有一点架子。“跟他妻子的感情也很好,哪里像现在那些有钱人搞三搞四的!”坤沙的妻子李桂英是佤邦人,在当地人眼中也是女中豪杰,而且据说坤沙很是怕老婆。

在满星叠人的眼中,坤沙是带领上千万掸邦百姓追求幸福平等的“民族英雄”,他们尊称坤沙为“掸邦国父”。“总司令说过,建立我们自己的掸邦国家是最高目标,为了这个目标,可以不择手段。”

【满星叠的大同中学】

在满星叠,有一所在在全球华人当中都享有盛誉的中学——满星叠大同中学。很多人都想象不到,这样一所师资力量好、教育水平高的学校,竟是由全球闻名的大毒枭坤沙出资修建的。事实上,坤沙对于掸邦下一代的教育非常看重。很多掸邦的年轻人,小时候一边在坤沙的部队里当娃娃兵做后备军,一边又在坤沙的要求下坐到教室的课堂里读书。而坤沙除了重金聘请一些精通毒品制造工艺的师傅外,也花大价钱请了很多有较高知识水平的老师到大同中学教书,对他们礼敬有加。

也正因如此,大同中学的师生直至今日,也对坤沙充满敬意。刚刚大学毕业到这里来教书的教师吴秋艳递给记者一份关于坤沙的简介,开篇一句便是“一代英雄坤沙……”。1975年3月1日,坤沙投资创办了满星叠中文学校,自己任董事长。在满星叠,生活着大量原国民党残余军人的后裔,中文已经成为当地最主要的语言。创办大同中学,坤沙也是希望这些满星叠的下一代能通过知识改变命运。

一进大同中学的大门,“礼义廉耻”四个繁体汉字十分耀眼。学校的校训及办学宗旨,都仅仅围绕继承发扬中国传统文化。使用的教材,由台湾的“侨务委员会”专门为泰国北部的华人学校编写。学校的一栋主教学楼,也以坤沙妻子的名字命名为“桂英教学大楼”。

大同中学的第八任校长张明光介绍说,这是一所从幼儿园到高中一贯制的学校,全校共有教职员工31人,主要来自当地华人、台湾和中国大陆。学生共949人,以满星叠附近的华人子女为主,也有不少是从清迈等泰国大城市慕名而来求学的华人子弟。提及大同中学的历史及发展,张明光言语中都对已故的“毒王”坤沙,充满敬意。

[转载]穿行金三角(三)

【八】探访金三角一支特殊的华人后裔

美斯乐,金三角的中国人聚集地

晨报特派记者张源 泰国美斯乐报道

美斯乐,是泰国清莱府北部山区的一个乡镇。在这里生活的是一群特殊的中国人,他们大多是当年国民党93师的后裔。这支被蒋介石留在金三角的残军自称“孤军”,此前的几十年前间,他们为了生存,在金三角一带四处作战,死伤无数,只为了能让泰国政府给他们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金三角的腥风血雨,总少不了这支特殊的中国武装的身影,坤沙的崛起,就缘起于这支部队最初的扶持。当金三角逐渐脱离畸形的毒品经济,当美斯乐的中国人慢慢变成有合法身份的泰国华人,今天的美斯乐,便成为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扎根金三角的一支中国残军】

美斯乐距离清莱府的首府只有100多公里,但这段路让记者却花费了三个多小时,驶过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终于抵达一个沿着狭长山谷分布的美斯乐乡。无论是这里的店铺,还是学校、医院,几乎都是用中文进行标识,让记者感到十分亲切。20多年前,美斯乐开始逐渐以茶叶贸易作为主要的收入来源,高挂的“茶”字招牌,几乎遍布美斯乐的街头。

因为历史的原因,当年留在泰北山区的国民党残军的处境十分尴尬。大陆回不去,台湾去不了,泰国、缅甸及老挝政府都没有想过要收留这支孤军。但这支部队也要生存,他们选择了泰北山区的美斯乐落脚,这里距离缅甸、老挝都不算远,深山老林,也不怕别人来围剿。随着时间的推移,93师便逐渐在美斯乐扎下根来,与当地居民的生活融为一体。

但这支残军的“身份”,却是困扰美斯乐数十年之久的一个难题。他们为泰国政府扫清了泰国北部的多支武装势力,并将战场延伸到老挝、缅甸的地盘,也因此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最终不得不向泰国政府交出武器,换取合法的泰国公民身份。而在这之前,泰国政府绝不允许这些特殊的中国人离开美斯乐区域。若在曼谷、清迈等城市发现他们,就会把人抓起来遣送回美斯乐。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套在美斯乐人身上的枷锁才渐渐打开,他们由没有国籍的人,变成合法的泰国华人,难民证都换成了公民证。与此同时,美斯乐通往大山外的公路也终于修通,当地百姓再也不用赶着骡马队,在山里走一天出去购买盐、油等生活物资了。

美斯乐的海拔较泰国大部分地区要高,山区的气候也非常适合种植茶叶。从20多年前开始,由台湾传入美斯乐的茶叶种植及加工技术渐渐发展起来。时至今日,漫山遍野的茶园,也成为美斯乐的一大景观。

【逐渐远离战争与毒品】

胡老伯在美斯乐经营“晨光旅店”已有多年。75岁高龄的他,很喜欢跟来住店的客人聊天,尤其是从台湾或者大陆远道而来的中国人。胡老伯是云南人,年轻时出境到缅甸做生意,但因为那边环境太差,他的东西总是被莫名其妙的没收,于是便迁往美斯乐,一住50年。

以往美斯乐的领导人,都是由国民党残军的最高长官担任。从李弥到段希文,再到如今96岁高龄的最后一任长官雷雨田,他们在不同时期对于美斯乐的管理理念,也各不相同。对于历任长官,胡老伯最为怀念的就是段希文。正是在段希文的努力下,美斯乐的这些中国人才渐渐拿到合法的身份。更为关键的是,毒品也逐渐远离这片土地。“最早那些当兵的,有很多都抽大烟,他离了鸦片打不了仗。到段希文那个时候,他治军很严,也不允许手下搞毒品。”

尽管如此,在段希文墓的捐赠者名单上,一代毒王坤沙的名字,却排在第一个。美斯乐和满星叠相距只有30公里,两个地方最初都是国民党残军93师的领地。美斯乐这边是5军,满星叠是3军。最初的坤沙,就是跟着3军一起做些鸦片生意,才逐渐走上“毒王”的道路。但相比其余的金三角武装势力,国民党残军的管理更像一支正规军队,除了早期的老兵都有抽大烟的习惯,此后几十年间,毒品并没有吞噬美斯乐。“三四十年前,这里的黑帮、毒贩很多,穷啊,也是为了生活。”胡老伯告诉记者,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美斯乐的毒品基本都被肃清了。

除了毒品,战争也是曾经一直笼罩着美斯乐的一片乌云。“那时候总要出去打仗,帮泰国政府打。打泰共,打缅共,就为了拿一个合法的身份。很多人是可以拿身份了,可是命也丢在战场上了。”胡老伯说,仗打了很多年,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这支残军才真正的完全放下武器,开始务农为生。“从那以后,这里才真正的太平了。”

胡老伯的5个孩子,如今3个在台湾,两个在曼谷。美斯乐有一所在华人世界都十分出名的兴华中学,这也是胡老伯最初选择美斯乐的原因之一。“段希文很重视教育,让美斯乐的这些后代们受益匪浅。”如今美斯乐的多数年轻人,都通过读书上大学,在泰国甚至世界各地生活。而胡老伯却坚持要守在美斯乐,经营自己的小旅店。“这些年来旅游的人也挺多,这边空气又好,我每年除了出去走走亲戚,还是喜欢生活在这里。”

【一个美斯乐家庭的三代人】

在美斯乐的兴华中学,6年级的老师沈自琴正在给几个学生辅导功课。沈自琴和丈夫以及他们的大儿子,一家三口都是兴华中学的老师。兴华中学最初由段希文提出创办,因为当时美斯乐的孩子没有合法身份不能外出读书,段希文就组织了一些文化水平较高的军人来给93师的孩子们授课。时至今日,兴华中学在泰国华人学校中已相当有名。

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沈自琴,她的成长见证着美斯乐的不断蜕变。“小时候这里还有警备司令部,整个美斯乐就像一个大军营。”沈自琴的丈夫比她大四岁,儿时还曾参加过美斯乐替泰国政府扫清对手的战斗。沈自琴这一代美斯乐人,前半生都过的非常辛苦。“我们小时候上课,早上5点多就要起来,山里湿气重,每天就湿漉漉的坐在教室里。”道路不畅,很多生活物资都十分短缺。”

沈自琴的父亲,则是最早跟随李弥从云南逃亡至美斯乐的第一批国民党残军。“我父亲就抽大烟的,否则他也没法打仗。”沈自琴说,她父亲那一代人,很多都离不开鸦片,因此她小时候美斯乐一带也种植了大量的鸦片。“后来泰国政府提了条件,你们要合法的身份,就必须告别毒品。父辈们也考虑到我们下一代,觉得再做下去是没办法的,慢慢的毒品就消失了。”沈自琴说,美斯乐与坤沙的老窝满星叠仅仅相隔30公里,但两个地方最后却朝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可能两边最初的起点是一样的,也合作过鸦片的生意。但美斯乐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过上稳定合法的生活,所以拿到合法身份是最关键;坤沙则是为了建立自己的掸邦国家,他选择继续靠毒品赚钱。”

沈自琴有3个儿子,大儿子从兴华中学毕业后,考取了泰国的一所师范大学,之后就回到美斯乐来教书。提起这些美斯乐的年轻人,沈自琴说战争、毒品对于他们而言都完全成为历史。“之前还有不少年轻人喜欢出去打工赚钱,但现在美斯乐的经济也好了,年轻人就更愿意留在这里了。”很多美斯乐的年轻人都曾到台湾求学或者打工,但近年来选择这种方式的人却减少很多。“因为出去没有语言优势了。在泰国他们会说两种语言,现在跟中国的经贸往来很多,旅游发展也很快,语言人才很稀缺。”沈自琴说,就在记者采访的前几天,清莱府还专门派人到美斯乐,希望能尽快补齐2000个旅游人才的职位缺口。“所以我的3个孩子,我都不建议他们去外面发展。”

[转载]穿行金三角(三)

(泰国方面调查湄公河惨案的主要官员)

【出差路上(一)】

出发,金三角

今年是第二次去泰国出差了。3月,我和杨大眉在泰柬边境上守候了一个星期,只赶上双方交火的最后几天。以前很喜欢看香港电影,印象中很多描述黑帮、毒贩的电影,都会反复提及金三角这个神秘的区域。对于金三角的好奇,我由来已久。

留给我们准备的时间并不多,办理签证,安排行程,还有就是最关键的随行向导。好在之前在泰柬边境采访时合作过的泰国华人沈天肯帮忙,他硬是推掉了其它的事情,腾出半个月来做我们的向导。出发的前两天吴磊反复问我“还在等什么?”,我告诉他在等一个人,等到了我们的采访就成功了一半。

在网上跟沈天聊了很多,在别人看来凶险异常的这片区域,在他眼里则没那么神秘。因为常年做外贸物流生意,他经常光顾金三角。加之他自己的生活经历丰富,对于金三角毒巢的“威名”,他并不介意。与之相反的是,我联系的几位在泰留学生,则多少有些担心这次采访的人身安全,尤其是爆出了中国船员被杀的消息以后。

7点的航班,从上海飞曼谷,再转飞清迈。早上6点,在浦东机场与满眼困顿的吴磊会合。话都没说几句就登机了,之后二人一路呼呼大睡,睁开眼就到曼谷了。在曼谷机场,搜遍了口袋,只找到上次出差留下的10泰铢。好在机场的饭店都能刷卡,饱餐一顿,就跟沈天确定见面的时间。他从泰国南部驱车1000公里,还要绕过洪水淹没的区域到清莱等我们。

下午5点到达清迈,在车站附近找了家酒店安顿好,就去找在清迈的两个留学生吃饭。云南姑娘小马和她的男朋友很热情,帮我们搞定了电话的问题,在此谢谢他们!在泰国的第一天,一切安好!

【出差路上(二)】

抵达金三角

本想从清迈车站坐巴士到清莱与沈天会合,哪知道车票只剩下午的了。想早点开始泰缅边境的采访,就跟车站的“红的”司机谈好价格上路了。“红的”是清迈最常见的交通工具,一辆皮卡后面搭个篷子,放两条板凳,市内基本都是20泰铢一人次。舒适性虽然比不了国内的出租车,但若有心情兜风的话,“红的”是不错的选择。

可惜我和吴磊都指望着3个小时的车程来补觉,只是硬板凳坐着还好,要想睡觉就有些困难了。虽然泰北山路居多,但泰国路况相对较好,车子开的很稳,我和吴磊索性一人一条板凳,把大大的行李包放在位子旁卡着身子,倒下便睡。时常出差,养成了在车上、飞机上随时补觉的好习惯,哪怕颠的厉害,照样雷打不动。

看到沈天已经是中午了,他原本“飘逸”的小平头,换成了上海二三十年代很流行的大分头。沈天还帮我们雇请了一个曼谷的司机,他的名字跟相机品牌一样——佳能。60岁的佳能对金三角一带的情况很熟悉,我们的队伍就此凑齐了。不过让我大跌眼镜的是,佳能老先生昨晚在做“马杀鸡”时,居然把脚给按伤了,他的身份于是便从司机变成了大爷,光着脚丫子乐呵呵的坐在副驾上喝着啤酒,沈天则一边开车一边抱怨自己这回看走了眼。

一路聊着金三角的话题,很快我们就从清莱到达了泰缅边境,也是泰国最北部的小城美赛。在距离口岸100米的地方,我们找了安静的旅店歇脚。美赛有很多云南人,云南饭店、云南宾馆开了好几家,很多店铺老板都能说几句简单的中文,街上也随处可见中文招牌。

在美赛的对面,就是缅甸号称“金三角之城”的大其力县。身处美赛车水马龙的边贸市场,我很难想象明天会在大其力县看到怎样一副景象。

【出差路上(三)】

一日游三国

从美赛出泰国入缅甸的过境手续很简单,只是我们要比当地人多花不少钱。“打造无毒城市”和“金三角之城”的两块招牌,让我对大其力县充满好奇。一个上午的时间,我们从市场到赌场,就好似穿越了两个不同世界一般,一黑一白,一天一地。

金三角之特殊,就是因为其泰国、缅甸、老挝三国交界的特殊地理位置。在赌场吃完饭,我们就匆匆从缅甸返回泰国,赶往下一个目的地老挝。佳能的心情不是很好,我们在赌场进行暗访时,他拿了点钱去试了试运气。跟以往一样,他又输了,虽然不多,但是很影响他的心情。沈天告诉他说下一站还是赌场,而且比这里豪华的多,让他对“钱途”要充满信心。

从美赛驱车1个多小时,就到了金三角最为核心的三国交界处,也是10-5惨案的发生地,泰国清莱府清盛县。金三角名称的由来,就是美赛河与湄公河交界处,泰国、老挝、缅甸呈三角形分布的地理位置。在河口的中间,一大片金色的三角形芦苇地,让我对“金三角”这个词有了更直观的理解。

没来得及去清盛县城,我们就赶着在泰国边境口岸办理出境手续。手续依然简单,复印完护照盖个章,交了钱就可以走人了。乘坐赌场的专用快艇,我们在傍晚赶到了鼎鼎大名的金木棉赌场。虽然一天里从缅甸到泰国再到老挝,可我从踏上金三角特区的那一刻起,就感觉自己好像回国了。

晚上就住在赌场,条件堪比国内的4星酒店。我们的泰国司机佳能,在金木棉果然有所斩获,在老虎机上奋战了3个小时,终于以1000泰铢的本金赢了200泰铢回来,在此向他表示衷心的祝贺!

【出差路上(四)】

夜宿金三角

我们的到来,终于还是让赌场的工作人员有所怀疑了。吴磊的大相机自始至终都没拿出来,在距离10-5惨案刚刚20天的敏感时期,金木棉赌场似乎对于外来人员尤其是生面孔相当谨慎,从我们办理入住时工作人员疑惑的眼神就能察觉得到。不过我们也确实比较特殊,不选择兑换筹码获得免费入住,也完全不像是带着豪资来博一把的“大陆客”,的确是“贼眉鼠眼”的。

在赌场不赌钱只聊天的赌客估计真没几个。好在我们运气好,沈天的几个旧相识在金木棉赌场都混的不错,也答应我们晚上可以在对岸的泰国境内一起吃个饭。能接触和了解的内容差不多了,我们就决定先退出这个刚刚在金三角崛起的最大赌场。吴磊被保安拿着对讲机跟了一路之后,就开始惦记把他存照片的硬盘藏在哪里最安全。

在泰国司机佳能一个劲说金木棉不错的念叨声中,我们返回了泰国境内。驱车10多公里,就到了“玉兴8号”和“华平号”停靠的地点。船只停靠点周围,船员家属们祭奠亲人时点过的香烛仍在,看了难免心酸。晚上8点多,公安部派出的调查组车队从我们面前经过,往云南方向行进。

吴磊按照自己拍照角度的需要,选择了一个位置极佳的旅店入住。10-5惨案后,金三角一带旅游及赌场生意惨淡,很多旅馆、酒店基本都空着。站在我们房间的阳台上,右前方300米就是老挝金木棉赌场的接送处,左前方500米则是缅甸天堂赌场的接送处。隔着一条湄公河,吴磊兴奋的举着相机拍个没完。

看着脚下不远处两国的赌场对赌客们的迎来送往,我开始明白要了解真正的金三角,就要从这里开始……

【出差路上(五)】

捕捉金三角闪电

等了一天,没有关于凶手自首的进一步消息。一次莫名其妙的“集体自首”,却又只能接受军事法庭的审理,而相关人等概不认罪,真不明白这些对于案件侦破而言是好是坏。

跟吴磊一起返回清盛,继续回归我们特刊的采访行程。佳能先生的脚是好了,车开的很稳,但反应实在有点慢……要在什么地方停车,必须提前很久提醒他,否则一准儿开过。吴磊同学为此,一路上不知道憋了多少次都上不成厕所。

回到吴磊找的那家位置绝佳的酒店,匆匆的整理完采访资料,就想倒头睡觉了。没想到凌晨2点多,吴磊突然兴高采烈把我从床上给揪起来,拉着我站在阳台上,用相机捕捉狂风暴雨中金三角的闪电……

我们没带三脚架,两台相机只能放在桌子上,然后拿冲锋衣盖住机身,按一次快门等几十秒,一边冻的哆嗦一边祈祷赶紧劈道闪电吧。拍这个东西要看运气,尽管满耳都是轰鸣声,可吴磊很愤怒的表示雷全劈在了我们酒店后面的泰国领地,根本拍不到,他要拍的是劈到金三角核心滩涂上的闪电。

两个人就这么在阳台上坚守了近两个小时,直到雷雨慢慢停了,才抱着相机回房间仔细检查。翻到一张效果不错的照片,吴磊乐呵呵的说了一句“头版有了”,倒头就睡……

【出差路上(六)】

美斯乐的卡拉OK

在清盛采集到足够的“料”,我和吴磊便赶赴此行的最后一站——美斯乐。路很不好走,佳能老先生带着我们在山路上盘旋了几个小时才到。不得不说我很佩服他的驾驶技术,入弯和出弯的角度都选的极好。

到了美斯乐,佳能头一件事就是嚷嚷着要吃“猪脚馒头”。这个是美斯乐才有的一道名菜,于是我们接连几顿都是猪脚加馒头……吴磊在美斯乐很开心,因为在这里大家都说中文。不像之前,别人跟他打招呼都用泰文,跟我都用英文或中文。有了这样一个“本地人”陪在身边,总体而言一路的采访都还算顺利。

本想去采访美斯乐的最后一任长官雷雨田,这个30多岁就当上国民党南京警备司令职务的人,我很感兴趣。只是可惜老人家如今已96岁高龄,每天又要花大把的时间午休,最终未能如愿,也算是这次出差的一大遗憾。

晚上忙活完了,我们在美斯乐村外的一个卡拉OK想放松一下。店的选址很有意思,在半山腰上,旁边挨着盘山公路,周围一户人家、一个店铺都没有。店里最初就我们4个人,看着歌本,发现上面收录了很多最新的中文流行歌曲,大感有趣。老板说,现在大陆在流行什么歌曲,他们都很清楚。过了没一会儿,几个美斯乐的小姑娘也跑来这里唱歌,一首泰文接一首中文,听起来也很有趣。因为曼谷发了水灾,这些在曼谷打工的小朋友就都放了长假,正好回家探亲会友。

在泰北的山区,在神秘的金三角,坐在半山腰上听着中文流行歌曲,感觉很是奇妙……

(全文完)

粤ICP备151021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