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投资感悟:溯本归源——前瞻、认错和对冲

天涯
5640
文章
3
评论
2016年8月16日00:12:33十年投资感悟:溯本归源——前瞻、认错和对冲已关闭评论 512 浏览 9451字阅读31分30秒

十年投资感悟:溯本归源——前瞻、认错和对冲(作者:明辉nature

炎夏某天蓦然回首,从学校开始接触投资至今竟有十年,前两笔投资是银行股和高速股,当时书生意气认为是价值投资,现在想来为自己的无知无畏好笑。十年一挥间,走过不少路,无所谓弯路还是大道,总结下来简单说是溯本寻源,回归投资的本质,前瞻、认错和对冲。想想过于简单,便鼓足勇气献丑详谈一些感悟,在此抛砖引玉。
1、超额收益来自于前瞻性
今年以来,整个A股可以说是腥风血雨。首先年初的“熔断股灾”打击了绝大多数投资人,使得市场元气大伤,随后市场横盘震荡,至今沪深300指数依然下跌15%。中医讲阳气易伤难复,在金融市场亦是如此。创业板指下跌更多,高达23%,超过20%的跌幅按西方投资理念便可称之为熊市。
对于创业板出现目前的跌幅,早在我们预期之内。从2015年下半年我们便高度关注创业板的估值泡沫和商誉减值风险等问题。对于商誉减值问题,我们更是在今年一季度撰文警示风险《被忽视的黑天鹅——并购失败潮和商誉减值潮》——文中我们明确的指出:随着2015年牛市的终结和2016年初市场的大幅下挫,市场重新回归理性,实体经济依然未见好转,大量的并购重组类公司面临着整合失败风险和商誉减值风险,这是未来两年投资人应高度重视的黑天鹅事件。目前来看,不仅被我们言中,而且正步入风险高发期。
市场动荡,是否意味着没有投资机会呢?其实不然。今年以来,市场中依然不乏持续性超额收益板块。今年春天财报季,我在读完几百份财报之后在微信里写下这样的感受:
十年投资感悟:溯本归源——前瞻、认错和对冲

目前看,这一结论还算正确,今年涨幅较好的譬如食品饮料板块的贵州茅台、双汇发展、伊利股份等,家电板块的小天鹅、苏泊尔、美的集团、老板电器等,汽车板块的宇通客车等……这些中大型公司不仅穿越牛熊实现正收益,而且大部分公司在熊市中股价创出历史新高、跑赢市场30%以上。而今年表现最差的两个板块是计算机板块和传媒板块,均下跌33%,这些都是创业板和中小板的集中地,譬如传媒板块的中文在线、华数传媒、万达院线跌幅在40%以上,计算机板块的天玑科技、兆日科技跌幅在50%以上。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不妨遵循常识来看:大海航行,风平浪静之时,小汽艇自然跑得最快;暴风骤雨来临,巨轮依然能逆风而行,而汽艇恐怕很多都要翻船。这同样适用于投资,具有内在稳定性的弱周期中大型公司在经济下行周期具有明显的抗风险能力,甚至对他们来说是好事,因为很多中小公司沉下去,大公司便能逆势提高市场份额。举例来说:就在两年前,大片的舆论都认为P2P行业会取代银行,银行要垮台;两年过去,现在银行依然还在,大批P2P公司却诈骗跑路,民众存款又回到银行,大家明白了金融的本质不是高收益而是风险管理。我们常说的行业洗牌、淘汰落后产能,绝非在市场繁荣时,而在经济放缓下行之机。我们这几年发现了不少这样的机会,譬如2015年概括洗衣机龙头公司小天鹅的投资要点,我总结成一个公式:行业增长放缓竞争宽松 升级换代 产品均价上升 原料价格下跌=毛利提升 盈利能力改善利润增长快于收入增长。彼得林奇曾说过,不增长的行业里也能出牛股,讲的便是如此。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海外成熟市场一般给大公司高估值,而给中小公司低估值。显然,国内市场还需要更多暴风雨的洗礼才能更加理性。投资如大海航行,风和日丽很美好,但更多是大浪淘沙的残酷。我们不能因为纳斯达克出了一个亚马逊就把所有的新兴板块都鸡犬升天,也不能因为国内主板近几年表现不佳便否定所有的传统公司。
目前,在国内资产荒和债券收益下行的大环境下,高股息、低估值的公司成为市场的热点,而这样的公司多是我们上文提到的中大型龙头股。市场已经形成一致性预期,如果现在再去配置,收益最丰厚的部分已经走完。很显然,超额收益来自于前瞻性的资产配置。
那么未来的资产配置投向哪里呢?目前,这些低估值的股票经过上涨估值已得到较大提升,很多估值已经合理。整体估值依然高企,想找到价值洼地,难度大大增加。我个人认为,化解市场高估值最有效的方法是下跌。美国投机家杰西·利弗莫尔曾总结:市场总是喜欢沿着阻力最小的方向走。这句话很经典,饱含物理学原理:物体总是沿着阻力最小的线路运动(巧合的是,利弗莫尔和爱因斯坦同属一个时代)。我们观察市场可以得知,指数尤其是创业板指几轮波动一高比一高低,很明显,市场阻力最小的方向是向下。
我们再以史为鉴,美国纳斯达克著名的互联网泡沫在2000年3月份破灭,一直持续下跌到2002年10月份见底,调整时间2.7年、幅度78%。国内创业板指泡沫在2015年6月破灭,目前调整时间1.2年、幅度48%。比较一轮泡沫的调整幅度而言,无论时间还是空间,都未到位。更重要的是创业板指目前73倍的市盈率与历史低点28倍左右也相差甚远。当然下跌不是飞流直下三千尺,多是进一退二,更慢进二退三。《疯狂、恐慌和崩盘》这本书给我最大的感受是,一轮泡沫持续的时间越长,给人带来的思维惯性越强,转换思维的难度也越大。譬如曾经的大牛股张裕构筑头部的时间长达2年随后才真正开启下跌。
因此,未来的投资布局国内还是要更多的采取对冲。多头部分,回归深度价值,基本面持续向好并且估值合理的公司。展望未来,个人认为在市场调整中布局研究错杀的优质价值成长股未来获得超额收益的概率更大,抵御熊市最好的方式是投资企业的价值继续深度成长。如果再加上空头对冲做保护,依然有望实现正收益。
2、香港——股票多空对冲实践地
谈到对冲,我们有必要谈一下香港,个人认为香港市场是最适合对冲的市场之一,也是国内资本投资海外市场、适应国际竞争规则的“热身赛场”。香港有完善的市场机制,资金自由流动,国际资金汇集,并且拥有丰富的对冲工具,尤其是发达的个股融券市场,这是目前内地市场所无法比拟的,这也是股票多空策略得以实施的重要市场环境。关于个股做空,内地投资者多数不太熟悉,甚至存在偏见,我前期撰写的《做空者真的有那么可恶么?》已有论述。
股票多空策略适用于选股能力较强的投资人,优势是能够获得双重的阿尔法收益,在熊市中亦能获取绝对收益。我们在香港研究股票做空已经6年,直到近3年日渐成熟。2015年我开发了一套股票多空对冲策略(如下图所示),至今运行9个月,经过不断实践,效果还算满意。实现绝对收益11%,年化收益率15%,而同期市场下跌2.5%,市场最大波幅近20%,而多空对冲策略最大回撤不到7%,并且在市场反弹还未收复失地时,多空对冲策略的收益率已经创出新高,实现了较好的风险收益比。运行这套策略,对我来说最煎熬的时期是2016年2月市场触底反弹时期,做空的股票跌幅大、反弹也很大,因此出现了做多的股票实现的涨幅不如做空的股票涨幅大,导致基金出现回撤。4月份至今开始的波动上涨,对冲策略开始渐入佳境,虽然指数依然上涨,但做空的股票中又跌回前期低点,而做多的股票集体上涨、不少股票创出近年新高,这段时间获取了双重收益——没有任何投资策略能够一直完美,总有与市场不适的时候。
十年投资感悟:溯本归源——前瞻、认错和对冲

查看香港市场今年的涨幅榜和跌幅榜,全市场涨幅榜前20名白术多头策略抓住了2家,全市场跌幅榜前80名(第80名跌幅15%)白术空头策略做空了其中的5家。对于这样的选股结果,还算比较满意。运行股票多空对冲策略期间,有不少心得,下面是我对股票多空对冲的一些总结:
(1)做多
做多,以股价创出新高直至历史新高为荣,这证明选股的正确,穿越了熊市。我不以抄底为荣,更无意抄到最低价。很多老手尤其是知名投资者都败于抄底,如比尔·米勒。如果股价未创出(历史)新高或小涨辄止,说明我恰逢升势,或仅看对短暂的周期波动。我只是运气好,但选股是失败的,因为公司缺乏内在稳定性和可持续增长能力。如果因为一只股票从底部上涨30%便不敢买入,只能说明它不是一只好股票。如果辛苦研究只为30%的收益却要承受创新低的风险,得不偿失。我认为最失败的投资是盈利和股价处在由盛而衰的股票,说明选股的彻底错误,值得吸取深刻教训。
(2)做空
做空,以股价创出新低乃至历史新低为荣,这也证明选股的正确,穿越了牛市。我不以空在最高点为豪,做空应寻找中长期基本面看空的股票、特别是基本面由盛转弱的初期,而不是仅仅因为某家公司短期静态估值高而去做空它。股票从高点下跌30%,反而是我做空建仓的机会,这证明我判断正确。做空的重点,不是要卖到最高点,而是卖在正确的时点。
(3)头寸
净头寸的方向,取决于综合分析能找到做空和做多股票的信心度和数量,如果能找到高信心度做多的股票数目多于做空的数目,仓位自然为净多头;反之亦然。大市环境是一个辅助要素,核心在于股票基本面估值高低和股价走势强弱。追随内心、独立思考、恪守常识。
3、价值陷阱——投资者的大敌
价值陷阱是指投资者按照普遍性的投资理念买入表面便宜但实则昂贵的股票。具体表现为投资者经过运用各种投资指标分析,买入其认为便宜的股票,该类股票往往市盈率低于10倍甚至5倍、市净率低于1倍甚至更低、市值等于净现金或低于重置成本等等。但投资者在兴奋买入后却发现,股价仍然继续下跌,这令投资者颇为不解甚至为公司辩护,更有照搬巴菲特价值投资理论,因股价更低便越跌越买。然而股价却继续下挫,直到一段时间过后,出现利空事件:盈利倒退、核心人员离职、出现诚信问题等事件,投资人此刻方恍然大悟,即便大跌后估值其实仍然很贵。价值陷阱是投资者的大敌,它使人深陷其中而不自知。
承启上节提到多空选股的观点,今年一季度我系统的总结了价值陷阱的分类、成因和规避方法。价值陷阱分为四大类:
(1)成长股遭遇均值回归
我把此类列于首位,因为这是投资人最易犯的错误,很多投资人在成长股高增长高估值阶段不敢买,后来企业继续成长而估值下移便重仓买入,结果遭遇价值陷阱。均值回归是资本市场的永恒规律,也是经济产业有效竞争发展的客观规律,没有哪家公司能够凭借某(几)项业务长期维持高增长和高回报,一旦成长股出现均值回归,必然遭受戴维斯双杀。企业的增长速度与渗透率成正比,与持续时间成反比。沃尔玛成长40年才成熟,ebay用15年,苏宁电器只用5年便迅速成熟。企业增长越迅猛越绚烂,成熟的越早、衰退也越快。因此,业绩增长越猛的企业,当估值变便宜越有可能是价值陷阱。2015年至今A股有东方财富、百润股份、汤臣倍健。
(2)周期股处于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3)企业存在管理和诚信问题
这类股票如何便宜都不过分,因为管理问题和诚信问题直接关系到企业的存亡,一旦发生,企业会出现衰退甚至破产。港股雨润食品今天的下场是最好的证明。
(4)企业未来存在经营环境的重大转折
柯达、诺基亚、黑莓等公司在面临新事物时迅速衰落足以说明这点对投资分析的重要性,科技企业主要产品存在重大被替代风险,即便估值再便宜也可能是价值陷阱。
之所以出现价值陷阱,个人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市场从长期来看是有效的。很多公司估值低,有他的道理,比如这家公司难以长大、管理有问题等,他应该便宜甚至会更便宜。市场在告诉投资人,从长期来看,不应该贪图便宜而买入这些公司的股票。
追求买在股价低点实则陷阱的股票,图其便宜,实际上是一种贪婪;不敢买入股价新高实则优异的股票,担心给别人抬轿,其实是一种恐惧。市场长期是有效的,更比我们想象的要聪明。好股票极少会便宜,差股票才会更便宜。2008年金融危机时,A股云南白药、双鹭药业,H股腾讯控股等一线好股票在熊市中十分抗跌,而在市场触底反弹后股价率先创出历史新高,这样的公司后续表现证明其具备极高的投资价值。2015~2016年A股数轮股灾也证明这点,优秀的公司如小天鹅、贵州茅台、网宿科技、恒瑞医药同样跌幅很少,一旦市场企稳,他们往往多数率先创出历史新高。在熊市中,跌的最惨的都是三四线股票。低估值并不是抵御熊市的利器。熊市本身是检验个股最好的去伪存真,我们能指望真金跌到菜根价让人去捡么。
我们看到巴菲特280亿美元联合收购亨氏食品的估值是30多倍市盈率、10倍市净率,表面看估值很高,其实不然,如果把时间拉长到10年以上,很多公司可能都不在了,而亨氏大概率能活得更好。巴菲特有句话很好的解释了这点:Itis far better to buy a good company at a fair price than a faircompany at a good price.
当然有人擅长买跌幅大的股票,一旦市场企稳他们涨幅也确实可观,其实这是在做弹性。但如果用长线角度布局,很多企业进不了我们的股票池,因为绝大多数公司没有内在的稳定性,5~10年后比现在更健康的公司屈指可数。
避开投资中的价值陷阱,最根本的是要回归投资的本质:一项金融资产的价格是由该标的资产未来现金净流折现到当下的现值所决定。即真正的投资是寻找具备长期竞争优势、在较长期内具备可持续增长能力的资产。因此我们在投研中对未来的前瞻性至关重要,决定我们能否避免价值陷阱。
4、快速认错——投资者须具备的能力
市场先生不会在乎投资人是否大佬、也不倾听投资人的观点、更不会留意投资人是否权威抑或经验多寡。在任何时候,投资人都应果断放弃基本面变差的股票,一旦发现存在价值陷阱的公司股票,要坚决止损。承认错误经常会让投资人很痛苦,因为这是在与人性做斗争,敢于否定自己是投资中必备的能力。
投资十年,我感觉投资越来越难,投资行为越来越保守和谨慎。市场比我们想象中要聪明的多。每次做对,我都会感谢市场和运气,防止自我膨胀;而只要做错,原因必然在自己,继而敬畏市场。比如某只股票做空失败,我会静心反省,如果我的逻辑是错的,那么我会改变观点反手做多——我并不认为这样可耻,投资是为了获取收益,而非诡辩,颜面对投资毫无价值。
2014年在香港市场踩过蜡笔小新的雷,虽亏损不大,但我视为一生警戒;继而做多现代牧业失败,我深刻反思整个乳制品和饮料行业的投资逻辑。最终2014年下半年我反手做空,因为一家又一家行业公司增速在放缓,并且股价走出头部迹象,我顺势做空数家饮料公司……继而发现消费增速也在放缓,又接着做空数家零售股……有不少空头头寸至今已持有2年之久,刷新了我对做空新的理解和认知。2015年做空汽车股,屡战屡败,这激发我更深入的研究,最终发现这个行业的差异性,2016年做多汽车股。2015年抄底券商以失败告终,我痛苦总结熊市券商投资规律,准备做空……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并把错误转化成收益。及时认错只能止损,唯有改变方向才可盈利。
最近观看不少反映二战的纪录片,在最冷酷的战争环境中,最终获胜的是那些审时度势、独立思考的将军,有时需要全面执行总部命令,有时要敢于提出相反的战术,有时要比总部更有魄力,中间更有无数自相矛盾的情报要去伪存真。战争是科学与艺术的结合,投资与其很相似,都是一场残酷的存亡战。
2007年前后国内一些投资人将巴菲特理论教条化,认为价值投资就是越跌越买然后永远不卖。我认真去读芒格的书,发现他确实提到过这一点:“几十年来我们经常这么做:如果某家我们喜欢的企业股票下跌,我们会买进更多。”但他后面紧接着有一句关键的话却被忽视:“有时候会出现一些情况,你意识到你错了,那么就退出好了。”芒格这句话也是在说要及时承认错误。
刚进入基金行业时一直有个疑问,我认为巴菲特的投资方法其实不适合国内大部分基金,因为国内基金的资金来源和投资期限大多相对较短。就连美国的老虎基金也是如此,1999年老虎基金做空科技股和海外市场失利导致业绩表现不佳,2000年互联网泡沫最终破灭,但客户却在此前盲目大量赎回,老虎基金倒在黎明前,实在让人惋惜。其实芒格早就总结过这个问题:“然而,平心而论,我觉得许多基金管理人就算采用我们的方法,也未必能够成功地销售他们的服务。但是如果你们投资的是养老基金,期限为40年,那么只要最终的结果非常好,过程有点波折或者跟其他人有点不同又怎么样呢?所以业绩波动有点大也没关系的。”读到这句话,我开玩笑说,芒格其实比巴菲特更实在。
任何投资大师都是善于承认错误的人,巴菲特推崇的费雪也是这样,“买进股票难免犯下若干错误,如果尽早认清和接受所犯的错误,尤其重要。能够这么做,如有任何损失,应会远低于买进错误的股票长期抱牢产生的损失。更重要的是,释放出的资金用于购买其他精挑细选的好股,同样能带来收益。”
5、再美妙的投资故事都是事后方知
投资十年,对于取得的成果,从不敢沾沾自喜,每天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因为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人类的认知是有局限性的,每个人都有知识的盲点。哲学家波普尔的思想给我很大的启示,他强调,知识永远是不完备的,经验真理不能被绝对地肯定,即便科学规律也不能摆脱疑云,只要有一个实验数据证明这个理论是错的,就足以证明整个理论不成立,而哪怕有再多的数据支持该理论,也无法完全肯定该理论是对的。佛家哲学也讲无常观,万法皆无恒常性,无常才是客观规律。两者是有相似性的。在发现黑天鹅之前,17世纪之前的欧洲人认为天鹅都是白色的,但随着第一只黑天鹅的出现,这个曾经不可动摇信念立即崩溃,这说明人类的认识是有限和无限的统一。
投资也是人类认知事物的一部分,充满不确定性,我们永远都不能得意忘形。最近出差经常遇到暴雨,又一次到北京,在研究途中经过地区的气象预测后,我果断放弃飞机改乘高铁,当天不能返回,我订了离家最近的一个城市的酒店过夜中转。后来,航班果然大面积延误,而高铁正常行驶,我正庆幸安排合理紧凑、完美躲过暴雨时,结果深夜列车却因前方大雨临时停靠在距目的地只有半小时车程的荒野,而且一停就是几小时。我懊悔应该在前一个城市住下。但转念一想,这其实和投资一样,所有再美妙的投资故事都是事后才知道,我们永远都不要高兴的太早,只有完全结束才能说它是否精彩。
以前我总是后悔为何没有抓住某只十倍股,现在我不再这样想,而是时常反思自己是否有能力在不确定的世界中拿住十倍股。抱牢持股有时比止损更难,有多少次因为涨“高”了、收益率可以、要控制回撤、市场风险高而时常考虑卖掉手中盈利的股票?却对已亏损较大的股票死心塌地抱牢,幻想迟早会涨回来。杰西·利弗莫尔《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的总结直中人性:“坐着不动才能赚大钱。对市场判断正确,丝毫不足为奇。能够判断正确,同时又坚持不动的人很罕见,我发现这是最难学习的一件事。原因在于一个人可能看得清楚而明确,却在市场准备按照他认为的方向走时,变得不耐烦或怀疑起来。”
投资也是对世界的认知,我们所要做的是如何在这个充满不确定的世界里,提高认知能力和增强确定性,并完善自己的心性。这很难,任重道远,只能沉静而上下求索。因此,我们只有承认自己的认知有局限性,才能真正的认错,并从错误中汲取教训。就像苏拉格底说的,最聪明的是明白自己无知的人。
6、好奇心——兼收并蓄、不断进化
投资十年,是不断学习的十年,我对所有投资大师的理念都心怀好奇,每读完一本书都感觉丰富了自己的武器库。我也阅读很多国内投资者的著作,每次都能从别人身上汲取不少营养。
很多认为自己是价值投资者的人对技术分析不屑一顾,但我并不排斥,尤其是研读杰西·利弗莫尔的几本书,让我更加了解市场,是很好的补充。中医诊断病情采用的是“望闻问切”,我认为这也可以应用于投资,技术线图的分析就是“望”,分析一家公司我会首先看技术走势,我想了解每次的大波动背后都有什么原因;对公司的财务分析和实地调研就是“闻”和“问”;最后对掌握的公司信息进行综合评判就是“切”。
个人认为投资人应兼收并蓄,投资的道理与万物都是相通的。我爱好篮球,曾突发奇想统计和总结投篮和投资的准确率,因为他们都在“投”,统计发现在实战中,做到优秀水平的成功率都是55%左右。NBA球星科比能成为巨星,是因为他勤奋、广泛吸收同行的绝技——乔丹的后仰、邓肯的打板、贾巴尔的勾手、奥拉朱旺的脚步,最终他炼成进攻万花筒,让对手找不到死角,他“美如画”的优雅姿势正是众多技巧的化学反应。NBA新星斯蒂芬·库里的成功也是不断创新,开创了三分球的进攻威胁。篮球运动在不断进化,但篮球的本质并未改变。巴菲特以前遵循的是格雷厄姆式的“烟蒂”投资法,但芒格改变了他。作为价值投资的实践者,芒格并未教条的照搬格雷厄姆体系。“以公道的价格买入优秀的公司是极好的投资原则”,芒格总结道:“我们起初是格雷厄姆的信徒,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慢慢地我们培养起了更好的眼光。有的股票虽然价格是其账面价值的两三倍,但仍然是非常便宜的,因为该公司的市场地位隐含着成长惯性,或者管理层非常出色等等。我们开始寻找那些可能会吓坏格雷厄姆定量方法的更为优质的企业。”这无疑发展了格雷厄姆的方法。巴菲特后来也反思“烟蒂”投资法:在大街上捡到一只雪茄烟蒂,短得只能再抽一口,也许冒不出多少烟,但“买便宜货”的方式却恰恰是从那仅剩的一口中发掘出所有的利润,如同一个瘾君子想要从那短得只能抽一口的烟蒂中得到天堂般的享受。
不要迷信或照搬他人的投资方法,我认为要敢于质疑、探索和创新。比如投资中有句话叫“低买高卖”,大家都认为是至理名言,但这句话真的正确么,我认为这只是经验总结,按照波普尔的思想,经验并不能被绝对的肯定。过去这三年来,很多人都在“高位”卖了腾讯控股,不断的在低位“抄底”百丽国际,结果是腾讯新高再新高,百丽新低再新低。今年6月,我开发了一套创新高策略(如下图),基于我对个股基本面的分析,专门从创新高的股票中挑选高买做多,从创新低的股票中挑选低卖做空。运行两个月,结果是惊人的:回报率5.1%,最大回撤不到1.2%,大盘调整时,策略净值却创出新高。虽然策略运行时间比较短,但至少证明,投资中的不少经验主义不见得对。
十年投资感悟:溯本归源——前瞻、认错和对冲

有趣的是,巴菲特为人津津乐道的投资可口可乐,其实是在1988年股价新高时大笔买入,当时可口可乐15倍市盈率,比市场平均水平高30%,市净率5倍。总结下来是,是在三高(高股价、高市盈率、高市净率)时买入的。2013年巴菲特联合并购亨氏也是“三高”买入,股价历史新高、市盈率30倍、市净率10倍——这真的会吓坏他的老师格雷厄姆。
我喜欢科比的一句话:“我不想成为第二个迈克尔·乔丹,我只想成为科比·布莱恩特;我有我自己的风格,我想要让别人一看到我打球,就认出这是科比式的动作,而不是我在模仿谁。”投资也是这样,投资理念和方法也是不断在进化,但本质并没有变,我们掌握十八般武艺最终是为了更好的接近本质。投资须博采众长,但必须知其缺点,而后创新发展。
小时候,我喜欢乒乓球,勤学苦练,两年便夺得区冠军,我井底之蛙的认为乒乓球对我来说没什么挑战性了;同时,在篮球上总有人比我跳得更高、投得更准,我至今仍在不停的努力琢磨球技。后来,我完败于一个乒乓球高手,我发现对手的技术全面领先,而我还在使用上个时代的落后技术。
投资也是这样,我喜欢挑战,但经常被市场痛击,每次受伤都激励自己不断进步,也时常得到市场的慰藉。其实,市场冷酷而又包容,各种流派和方法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这是我们应该感恩市场的地方。
投资十年,教训很多,我们不断的适应和进化,只为能更接近投资的本质:金融资产的价格由未来现金净流入的折现决定。预测未来需要有前瞻性,但未来是不确定的,我们需要对冲来保护;不断提高我们的认知能力才能有更好的前瞻性,但人类的认识存在局限性,需要我们承认错误。每个人阅历不同,成长环境不同,所以一定要真实的面对自己,发展出适合自己的体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最怕你说向往自由,又抛不下安稳的心 基金理财

最怕你说向往自由,又抛不下安稳的心

最近受邀在《嘉人》杂志上开了个专栏,分享我在理财和生活中的感悟。第一期专栏的内容,和大家分享了一位从事自由职业朋友的困惑:如何在变化的时代里,找到职业安全感?以下就是我的回答。(本文首发于《嘉人》杂志...
房地产的拐点就是宇宙的拐点 网文转载

房地产的拐点就是宇宙的拐点

自房地产价格暴涨到长假风声鹤唳的限购潮,笔夫一直满足于观众的角色,倾听各路专家高深见解,我只是在思考,现在我想弱弱地表达一下自己粗浅的想法: 一 多重拐点的高度契合  脱离中国经济的全局与世...
首选股市 网文转载

首选股市

“石油突破50美元了!看来,通货膨胀加剧,货币贬值更趋严重!”昨夜,朋友Y打来电话,焦急地说,“你说,我是换美金好呢,还是买黄金好?或者是买房子好呢,还是买股票好?” 这年头,没有钱,烦恼;有点钱,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