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学堂 >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2016
07-01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 第1张  | 投资之路殷雷——国学学者,致君诵读汇理事长、金融硕士、美国特许金融分析师。因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极度热爱,2008年起从事传统文化和经典诵读的推广,倡导读圣贤之书,习君子之艺,在实践中总结新时代的“君子”六艺教学之道。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与复兴。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我不是很适合演讲,有点紧张,从年轻的开始就这样。国学学者不敢当,应该说现在是在从事读经或者传统文化工作,或者也可以说是国学的基础教育,青少年的基础教育。我读到研究生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接近40岁开始,从事基础教育工作,甚至是教幼儿园的小朋友。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 第2张  | 投资之路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 第3张  | 投资之路

我今天说是进行一个演讲,其实我就想跟大家随便的交流一下,我为什么选了《论语》中的一句话,“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句话作为主题呢?在座的这些年轻的朋友,你们当中有多少人读过《论语》,他的这句话,我看知道的人还是挺多的,这句话非常有名。

我来的时候,我们学校的陈老师今天跟我一起来,我在车上说,陈老师,你说这句话大概是什么意思?其实你去百度,大概就是它说的那个意思,就是时间像流水一样,滚滚而去,我们要珍惜时间,珍惜当下,enjoy your life,这是当时给我印象很深的一句话。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 第4张  | 投资之路

其实《论语》这种古书,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见解,我选这句话是因为,如果你想象着孔子,也许他在山上看着底下的一条河,子在川上曰,他站的位置肯定是超过这条河了,不然就在河边,就是子在川边曰了。他看着滚滚而去的江水,关键这个“逝”字怎么解释,古文当中这个“逝”字就有两个解释,一个是消逝了,现在比较偏向于这个意思,一个是在前往。所以我对这句话的理解就是,你说时间也好,你说时代的潮流也好,它不管在向哪个方向走,总是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的,它在滚滚向前。

作为我们一个人,我们是不是要投身其中呢?可能这个时代的潮流走向一个偏的方向,你是做中流砥柱,像孔子一样,一生都是做中流砥柱的,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也可能这个时代的潮流滚滚向前,你看到了方向,这是一条正道,我们投身其中。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 第5张  | 投资之路

我之所以用这个做题目,是针对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中国传统文化极度热爱,不是我对中国传统文化极度热爱,也不是因为我是中国人,才去学习传统文化,而是你学了之后会发现,它确实是你生命中所需要的,它确实是能让你实现你自己的生命的价值,能让你投身于时代的潮流。

我想这是每一个年轻人都应该有的热爱,我年轻的时候也不算太有雄心壮志,稍微有点企图心,稍微有一点上进心,年轻的时候都会有的,所以我研究传统文化,不是因为它是我们老祖宗的,而是因为它有是有意义的,它是符合人性的,所以我就选了这么一个题目。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 第6张  | 投资之路

接下来我再讲两句,我说简七理财功德无量,功德无量是佛教中的一句话。什么叫功德无量?功德无量不是说你功德很大,功德都是没有办法衡量的,只要你有心于社会,有心于一些人群,都可以叫功德无量,哪怕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为什么说是功德无量呢?

其实今天我的交流,不敢说是现场现卖,其实都是书里的,我跟大家分享一下读书的体会吧。南怀瑾先生可能在座很多的年轻人多少知道,看过他的书,他有本《易经系辞别讲》,《易经系传》里面有一句话叫义,何为叫义呢?理财正辞,禁民为非,为义。

中国的传统文化有什么意义?老祖宗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看到了,那是政治的最高的理想,一个政治家最高的手段。那他实现的措施是什么?理财正辞,就是简七干的事情,而且简七还把后面一句也做了,她不但要你们能够谨慎的使用财富,合理的投资,她还在倡导一种文化,倡导一种生活的状态,这个功德无量。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 第7张  | 投资之路

另外根据这句话,我也想起了一句话,是《论语》当中的一句话,我句句给大家翻译,有的高手可能不用我翻译,但是我啰嗦一下。“子适卫,冉有仆”,孔子去卫国这个地方,冉有,他的弟子在驾车。“子曰:庶矣哉!”孔子就说了,这个地方人真多啊,很兴盛啊。

“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冉有就问他,你如果治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人丁兴旺了,你要做什么呢?大家听好,“子曰:富之”,使他们富裕起来。冉有又问了,“既富之,又何加焉?子曰:教之”,文化教育,人文教育。

其实各位我看比较年轻,我生于70年代,我小的时候还多少体验过一点生活的艰辛,,各位如果是从农村出来的80后、90后,也会有一些生活的艰辛,也许比我体会的还要重。

奥运会各位都看过吧,可能很多人也没看过,我们过去1978年到2008年的这30年里,我们完成了一个什么呢?我们这个国家基本上完成了脱贫,不敢说完全的“富之”,它基本上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开始逐步走向富裕,走向世界了。所以2008年奥运会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志,也是股市的一个低点,2007年是最高潮,2008年就跌下来了。

之后要完成一个什么?其实孔子已经讲了,富之,教之。如果大家看过南怀瑾先生的书,我们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我们不敢现在说是朝代,现在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共和国,这个肯定是没错的,但是任何一个政权建立的60年左右,一定有一批人在社会上推广的是儒家思想,使社会走向升平世。因为一般建国60年之后,社会安定了60年,往往人民开始富裕了,往往在文化上,在教育上有迫切要求,在人生道路上有迫切要求,这些要求超过了对财富的要求,所以这是一个时代的潮流,我一开始时解释为什么我用这句话作为我的标题,是因为我们可能处于这么一个时代。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 第8张  | 投资之路

我不是说理财不重要,这是基础,可能年轻人有的还要买房,还要积累,可能这个社会已经在向这个方向转动了,各位要留心。

我在2008年的时候待着没事,那时候我是个自由职业者。我过去是搞金融的,CFA,所以我应该到简七来兼职一下才对,因为我就是干这个的。2008年奥运会我待着没事,我在网上搜,我发现了几个很微小的东西,这是过去做分析师、基金经理一个职业性的习惯,也就是对一个专题会把网上的信息穷尽掉。

我发现我们的国家,在某些地方已经开始有传统文化思想的萌芽,像南怀瑾先生大概在2008年前后,在无锡的庙港,他建了一个国际学校,这里的学生每天读一个小时的古文,做一个教学实践。

王财贵老师你们听说过吗?他倡导读经,这些人名你们肯定很熟悉,十老上书,冰心、曹禺,在1998年的时候,他们就跟中央政府提出,希望中央政府出钱恢复古代私塾的教育,为国家培养一批能够承接这个文化断层的人才。

而且我还发现一点,净空法师在座有人听说过吧?我发现净空法师比较有名,南怀瑾先生很多人都知道,“十老上书”这个事未必知道。他当时搞了一个文化实验,给我冲击很大,居然政府允许他在他的老家安徽一个小镇上,所有人每天搞《弟子规》,见面都行鞠躬礼,我们学校现在的学生见面和再见的时候都要行鞠躬礼,在外头没有,就在学校内部。他居然在这么搞,但是他这个项目后来失败了。

我还发现一点,我们现在的习近平书记,他跑到上海来之后,做了一件事情,他居然跑到崇明的一个学校里,去听小朋友背《三字经》,在其后的一两年,他去德国访问的时候,也在向他们介绍《三字经》这些东西,《三字经》其实是一个蒙学初级读物了,大家都知道,但是我2009年在马路上问大家,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

我其实知道《三字经》也就2008年,我号称还读了一些书,所以说中国文化的断层是很大的。所以这些细小的因素,引起了我的一个注意,这是职业病嘛,我会把一个专题的东西穷尽掉。

后来我发现这个国家将来大概有三个问题,一个是环境问题,这个咱做不了,因为我不是学科技出身的,那时候也没在风投里待着,我的同学有做这个。第二个,中医药,你看着吧,以后大家一定会向中医这个方向发展的,尽管里头也是良莠不齐的。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 第9张  | 投资之路

第三个就是教育,什么教育呢?我那个时候觉得一定是传统文化教育,现在来看,如果你们有孩子在教育系统,或者你们对教育系统有所了解的话,这是在逐步被验证的,这也就是七八年的时间,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向这个方向开始关注。

这个时代的川到底向哪流?我们应该做点什么?我们人生的价值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什么叫人生的价值?我读南怀瑾的书比较多,人生什么目的,南先生的意思是,人生没有目的,而要说人生的价值。

《易经系辞》中有一句话,“参赞天地之化育”,就是时代在向哪个方向走,天地怎么运转的时候,你能把你的力量贡献出来,与其一起去运转。“参赞天地之化育”是很重要的一句话,我觉得把它作为人生的价值,这是不为过的。而且关键是这个时代的潮流正在向这个方向去发展,我们只要在正道上,其实总体上你最后的风险是很小的。

我是一个搞金融的人,我们要知道怎么样控制风险,正道不代表一帆风顺。我很崇敬的一个人,玄奘法师,就是《西游记》里的唐三藏,你去看《百家讲坛》钱文忠老师讲或者其他老师讲都在说,他的这条路是对的。但是这条路实在是非常的艰辛,他几次自己都快被自己打败了,只是靠着生命中最原始的一点点信仰在坚持,终于找到了生存之路,最后到达印度,他成为世界上迄今为止我认为最了不起的留学生,他的行为使他的老师都甘拜下风。

因为没有这样的留学生,所以他在印度搞无遮大会,没有人敢应,去跟他辩论。最后印度当时的国王封他叫大乘天,有首是齐秦唱的,你们去网上搜吧,叫《大乘天》,那首曲也很好,是一个很静心的曲。

我那天面试一个华师大的在读研究生,我说关键是正道,他说正道是沧桑,确实可能是如此,但是它是能够达到目标的,人都是到死方休的,贪财的是到死方休的,比如葛朗台,好色的也是到死方休的,比如西门庆。像苏秦搞阴谋诡计的,到死了他还设了个计,把那个刺客给杀掉了。

你们去查百度,他跟齐王说,我是燕国的大间谍,你把我五马分尸,我五马分尸之后,你就悬赏谁刺杀我的,那个刺客一定会出来,结果齐王照他这个去做了,那个刺客真的出来了,所以他就用这个计把那个刺客也杀掉了。

苏秦大家知道吧,就是头悬梁锥刺骨,挂六国相印的,但是他如果在正道上,也会是到死方休的。这个我就通篇讲了一下,我们当时为什么做这个,还有很重要的原因,我儿子要学这个,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个人原因,我觉得学什么都不如学这个。

所以经过几年的积累,现在我们大概有不到一百名的线下的学生,有一百名的线上学生,多数是贫困山区的公益课,我们现在形成了一个新时代的六艺教学。我刚才跟我们的几位嘉宾说过,古代的六艺,就是礼、乐、射、御、书、数,我们根据现在时代的六艺,在上海做了第一个中文读经,就是熟读成诵,把书读一百遍两百遍,你试试能不能背下来。

我们现在的老师鼓励大家,包本背诵,从《论语》第一个字背到最后一个字,15000字,一口气背下来。你们在座的80%、90%的人,只要肯做,基本上都能背,可能是百分之百,这个一般人都能做到,只是不肯做。这是中文读经。

英文读经,只要是符合人性的,符合大道的,是在正道上就行。为什么我们一定就拘泥在自己的文化中心呢?过去我们讲,东方有圣人书,西方有圣人书,其心同,其理同。西方圣人是耶稣还有穆罕默德,西方主要的几个,其实也是东方的,耶路撒冷那个地方,地缘位置上是东方的,西方没有宗教,都是东方传过去的,现在我们管它叫西方,他们可能有相通之处,但是到底是不是相通,我也不敢说,各位自己去读吧。

至于里头有没有生财之道,我想一定有的,各位到这来听简七,因为这是一个不可废弃的目标,所以中文读经,英文读经,书法,武术,音乐也是这样的,当然我们主要是声乐。最后一个是数学,中国人很重视数学,我们有九章算术、圆周率,算π,谁说中国人不学数学。

所以这六门课当中,我们现在在做中文经典诵读、书法、武术,我们基本上事全国领先或者一流的,我们的小朋友出去比赛,从幼儿园到小学高年级,基本上要超越人家很多,最近中华书局搞了一个比赛,他给我打了电话,他说你们那个夏令营尽可能来吧,你们的打分远远超过人家,因为我们有很多小朋友几项俱全的,有加分。

所以我欣慰的地方在于,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们可能会探索出一套教学体系,形成一个自己的教师队伍,其实有不少的年轻人愿意加入我们。但是我也有我新的忧愁的地方,回头可以跟简七谈一谈。

我想我2008年为什么搞这个,就像简七刚才讲的,好像觉得自己有点自由了,财务自由了,其实没多少钱,个人感觉对钱的满足感每个人不一样,觉得自己自由了,自由了就想搞点事情,结果搞了七八年下来,我发现我现在不自由了,我现在又缺钱了,我弄不好还得去简七那边想想办法,因为现在规模做大了,那么多人了,不是我一个人,我一个人怎么都好弄,现在一堆人,十几个老师,一两百个学生,你说这个事怎么弄,在座如果有智慧的,回头我留个微信,你们帮我想想办法,我现在就面临这个问题。

提问互动环节

提问:

你好老师,我是做企业培训的,我在一家公司也是金融方面的,跟简七差不多,我们公司也是要学习《弟子规》,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是至善至美,我想说在文化建设这一块,你有什么意见吗?或者一些指导。因为现在做金融行业都比较急功近利,或者是比较急躁,但是在企业文化这一块,他们可能认同的并不是很多,就面临一个冲突,所以这块有没有什么建议?

殷雷:

谢谢。《论语》中有句话,其实是每一个做金融行业的人,也是需要把一句话铭记在心,尤其做生意的人,我年轻的时候对这句话有点不信,“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

所以作为一个金融行业也好,或者企业管理也好,信用这是第一位的,你的声誉是第一位的,你要想办法,你的文化要围绕着这个去建设。“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人如果没有信用,都不知道人能干什么。“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就像车没有车里的椽子,这个车就散了,不能走,你是行进不了的。

所以你刚才问这个问题,我也是很唐突的回答你,我觉得你就围绕着你的声誉去做。巴菲特说过一句话,你建立一个声誉可能需要30年,你毁掉它可能30秒就够了。所以巴菲特一生都对他的声誉非常重视。巴菲特的年报我都读过的,我觉得确实贯彻了他自己的一个指导思想,而且按照西方的标准来讲,他在商业的道德上,确实还是做得非常好,所以他能常盛不衰。

对于企业文化的其他建设,我觉得像你们做金融的,中国的很多书像《管子》、《史记·货殖列传》,对商业方面有很多非常好的提示,有的企业是拿《弟子规》,如果《论语》能读好,《弟子规》不用读的。

提问:

很多人说,你知道的道理很多,但是依然过不好这一生,你经历过之后才可能知道你这一生很平静,你经历过很多东西之后,你才会平静。

殷雷:

你刚才说道理知道很多,但是什么?

提问:

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殷雷:

你怎么知道就过不好这一生?

提问:

因为我看很多人物的经历都是起起伏伏的,而你看《道德经》或者《三字经》之类的,古圣贤之类的,都是讲人生大道理,虽然我们也读过,也知道什么意思,可是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殷雷:

你先别说依然过不好一生,你肯定比我年轻。

提问:

所以我这个问题就是,是不是你必须得经历起起伏伏之后才可能懂得这些道理,你如果看书面的道理,其实你并不懂。

殷雷:

我大概明白你这个问题的意思,在座的应该听过王阳明吧,明朝很有名的,立功立业立德的,最后也封侯了,王阳明有句话,他的理论很有名的一个叫“知行合一”。

什么叫真知?你不一定是真知,你是知道那个文字,你没有去做,就不叫真知,所以你说你知道道理吗?我要提这么一个问题。所谓“知行合一”,我知道了我就去做。

王阳明还有一个叫“致良知”,他主要就有这两个理论。“知行合一”影响了中国近代很多年,包括日本都对王阳明的这个学说非常的推崇,它也比较容易身体力行。真的知,不是说我知道那个文字,我会背那个书,而是说我就这么去做了。比如我要讲信用,我就做了,今天人家多找我五块钱,我就还给人家了。这是我随便举的例子。那你有没有这样去做呢?这是其一。

其二,刚才简七讲的时候,她说自由有的是财务上的自由,我觉得南先生讲的这个自由我是比较认同的,就是你的内心不受外界的干扰,你基本上就获得自由了,一个人的内心能够不受外界的干扰非常难,那就是自由了。

你说经历了一些大风大浪,或者有的人只是有挺平静的一生,这个是每个人不同的境遇,自己有自己的命,也有自己的造化,但是你是不是走在这个正道上,有的人讲正道是沧桑,它一定对你的内心有一定的冲击,但是你是不是能够最终不受它干扰,继续在这个道上走呢?

有些人做善事是到死方休,南先生讲的一句话是,人都是到死方休的,你认定这个目标,一直做下去。我不知道我说的解释这个问题没有,可能回答的不太好,你先做吧,知行合一,做完再说,做完你来给我讲,下次也许是你来讲。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 第10张  | 投资之路

提问:

老师您好,我们都知道孔子是遵循着一个中庸之道,老师您是怎么看待中庸之道以及张扬自身个性之间这样一个小的矛盾?

殷雷:

对于中庸这两个字,我有点惭愧,《论语》中有句话,“民鲜久矣”,现在在大家的群体当中,在孔子那个时代当中,已经很少有人真正知道什么叫中庸了,中庸之道,民鲜久矣。

对中庸这两个字的理解,我到现在都还在体会中。其实中庸不是一定折中,不是一定要调和,孔子说,你不是圣贤,你可以做狂狷,“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古代讲的狂,就是这个人非常的奋进,那他一定是一个平庸的人吗?不一定。

狷者有所不为,狷者对自己有约束,他有些事情不做,他对自己有约束。这都是《论语》中的话,他们应该是接近于中庸的,什么叫“中不偏,庸不易”,中不走偏锋,不一定是非要调和,可能在某个时代,你这么做,你其实是对的,易是不变的道理,你没法从字面上解释什么叫中庸,所以大家一定要去体会。

执其两端而竭焉,就是古代的圣人,所谓讲古代圣贤治天下,是在两端之间取一个位置,但是这个位置不一定是中心,能够让万民接受。所以中庸之道非常深,我还真的不敢说读了这点书,就敢说自己行的是中庸之道,这真的是要体会的,需要对这个书有一个高度的认识,所以《中庸》这本书也是古代儒生必读的书,四书之一。

提问:

您觉得真正的给孩子的教育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殷雷:

你这个就是很专业的问题了,已经涉及到我天天做的事情。

真正的教育是从胎教开始,我们历史上很有名的最长的一个所谓的朝代应该是周朝,有八百年。周朝早期有几位王,他们的夫人都以太字为开头的,所以现在我们的太太来源就起源于那几位有名的妇女,他们都是叫太什么,所以后来把这种有德行的妇女叫做“太太”,只是近代,太太才是每个人都可以用的,古代这个“太太”可不是每个人都能用的,你不到一定地位,你没有一定德行是不能用的。所以它起源于胎教。

像你听一些音乐,母亲自己有一个静心的过程,出生之后0到3岁,实际上还是一个听力比较敏锐的时候,一般两岁多开始,他的视觉神经才开始逐步丰富,才可以识别一些色彩。

0到3岁也是记忆力最敏锐、最超前的时候。所以这个阶段,你可以让他以听为主,听一些唐诗,如果能听《三字经》或者《论语》,你就让他听吧。现在很多的《论语》碟片,也配有古乐,有静心的作用。

3到6岁其实是一个语言系统开始逐步完善的时段,这个阶段的儿童特别喜欢讲话,你随便教他一个顺口溜,他就愿意讲,所以为什么古代最高端的人才他们都是很重视编蒙学教材,就是启蒙教材。

《三字经》的作者王应麟,是南宋的大才子,《千字文》的作者周兴嗣,是南北朝的时候,关于周兴嗣编《千字文》有个传说,就是周兴嗣一夜头发白了,皇帝要杀他头,他犯错了,皇帝让他编一千个字,不同的字,韵文,都是有韵律的。古代的包括朱熹,包括其他一些大文豪、大才子,对这个非常重视,回想一生,他可能觉得这个阶段非常重要。

所以3到6岁,你就可以通过专门的训练方式,通过读,识字,指读来进行教育,我们的教师也有进行,让他去熟读成诵。一般的小孩训练一段,《三字经》一千多个字背下来,基本上都能做到,不是说这是一个很天才的行为,大部分都能做到。经过一两年时间训练之后,孩子能识几百个字,然后自己翻翻书,基本上都能做到。它远远优于我们现代的教学,这是很多读经教育理论家已经实践过的。

到6岁之上,11岁左右的时候,可以实施一下我们的六艺教学,其实七八岁之后他就会喜欢写字了,七八岁之后也可以练武了。大一点练武术,是有综合性的,所以就是进行以读经为核心的综合性的教育、六艺教学。包括在一定年龄之后,也可以让他学一点数学、音乐,但是具体怎么设计这个方案,各家有各家的说法,这个也比较繁杂。

孔子之道,教学是六艺的教学,不是单纯的读经,不是单纯的读书,一般古代也是这样,我们现在也是十二三岁之后开始解这个经了,小朋友开始读经不要解,特别是3到6岁时,他不问你意思,极少有人问你意思,这是很多大人没有想象到,大人看《三字经》都说什么意思啊,《千字文》就更看不懂了,这能读懂吗?

小孩子不管,这跟读“两只老虎,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是一回事,只要有韵律,他就能读。所以大人不能以自己的见解去理解这个孩子,而且在3到13岁这个阶段是记忆力的黄金期,这个阶段你不进行大量的读背,到以后,尤其是青春期以后,基本上读背就算了,再让他这样读背的人极少,而且劝不回来了,如果在座有哪位肯在这个年龄去读,你们都是了不起的,哪怕一点点,可以每天读5分钟,以后有机会可以试试。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 第11张  | 投资之路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 第12张  | 投资之路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 第13张  | 投资之路

学者殷雷:在时代的洪流中,走出一条正道丨演说汇实录 - 第14张  | 投资之路

href=”http://res.wx.qq.com/mmbizwap/zh_CN/htmledition/style/page/appmsg/page_mp_article_improve_combo2eb52b.css”>

阅读

投诉

最后编辑:
作者:天涯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