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为“风险”二字付出多少呢?

我们该为“风险”二字付出多少呢?

前两篇文章写得太费力,今天就写得短些,跟大家聊聊天。

01

这几天跟朋友聊保险的事情,我需要承认一点,保险比理财要难理解的多,不仅仅是产品的复杂,更在于这两种产品的形态是完全不同。理财是主动进攻型,本金付出之后可以看到收益回报,这会让人产生一种财富增加的幸福感。

而保险呢,属于被动防御型,猛然一看,像个消费品,每年都要从口袋里掏银子出去,买回家的是一张可能会生效也可能不会生效的保单。而保单又让人心情极其复杂,谁也不希望这张保单真的生效。

理财和保险,完全不一样产品形态,造成了人不同的消费感受。但只要我们愿意去深入了解下理财和保险本身背后的实质,会发现这两者之间,更加重要的是保险。

理财,是在家庭资产总量上锦上添花;保险,是对家庭成员生命风险和生活质量的保障和雪中送炭。

当然,很多人说,理财做得好,也会有很多钱,可以选择最好的治疗条件。

这话有一定的道理,但这里面的不确定性太高了。谁能保障自己做理财能挣很多钱呢,要是理财能力不够,钱越理越少怎么办;其次,谁又能保证当自己或者家人遇到风险和意外的时候,刚好可以拿出来一大笔钱来治疗;更何况我们永远都不知道风险和意外会在哪一天来到身边。

保险真的不是为了赚钱的,它最重要的本质就是提供保障,当很多意外和不幸发生的时候,无论家庭条件是好还是坏,都可以在保险这个部分提供最紧需的帮助。

而且,保障这件事是从保单生效的那天就开始算了,一直持续到保单保障的最后一天。我们无法预测不幸哪一天来,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未来的日子都覆盖到(或者把未来对自己和家庭最重要的几十年都覆盖到)。

有人会在重疾险上再纠结有没有身故赔偿,能不能返回本金,会不会分红等等,其实我想说的是,你买重疾险最重要的目的是保障重疾发生时有钱可以拿了去治病啊,这才是这件事情的核心。

得先确定好这件事情,再去考虑身故赔付、返回本金或者分红这些附加的功能。事实上,附加功能越多,保费就会越贵,我们需要多问问自己,多拿出来的钱购买这些附加功能,是否真的值得。

我看到有朋友买了几合一的保险产品,分红医疗意外重疾寿险都能扯上关系,他都不知道自己买保险到底是为了保障哪个方面,以为几合一的产品就是全覆盖,很划算。然而每一个功能对应的保障金额都很少,未来任何一个风险真发生,这张保单都不能提供充分的帮助。

此外,还有一笔账可能很多人都没有算到。

重疾一旦发生,看病是巨大的开支,一旦涉及到不可报销的进口药,开支会很大。这只是放在明面上的东西,更大的开支在看病的护理上,工资损失上,治疗后的漫长康复期开支等等。这期间如果家庭还背负着长期的贷款压力,生一场大病对所有人的摧残是巨大的。

所以,保险,就是我们提前预支出钱,为未来可能出现的重大危机买单。而且保险上的钱是加杠杆的,越年轻买,缴费周期越长,杠杆就越大,就可以用尽可能少的钱去拥有尽可能大的保障。

有人会说保险都是坑,所以不能买,那么试问理财就没有坑吗,股市基金网贷各个领域那些坑还少吗,但依然有无数的人去做理财。在任何行业里,“坑”永远都会存在,我们并不能因为自己遇到过坑或者别人遇到过坑,就选择转身离开。

更理智的行为应该是培养“识别坑”的能力,学着绕开它,找到有用的东西。

我们学习是为了什么呢?不就是让我们在这个充满风险和机遇的世界里,尽可能多的避开风险,又能抓住尽可能多的机遇。

这就是我看待保险的方式。我想,是否接受这个东西,本身就取决于我们对于“风险”背后的损失有多在意,我们愿意为“风险”二字付出多少。

当然,如果有人坚持以投资理财的思维来看待保险,那么他应该很难认可保险这件事。那这是个人选择,风险是自担的嘛。

02

我和朋友还聊到第二个话题——人的修复力。

我不知道朋友们会不会有一种体验,那就是在生活的某个时刻或者某个阶段,会有一种“笼罩全身的无可奈何感”,就好像麻烦就在眼前不断骚扰着,可是我们面对它,一筹莫展。

烦恼时不时出现出现不可怕,真正让我在思考的是,我们面对这种无可奈何感觉的方式或者态度。

我会发现有一部分人在面对这种困境的时候,会选择沉溺于其中,就像是被困境降服后的共处模式,心里清楚困境会给未来生活造成很多麻烦,但是不想去解决,也认为自己解决不了,就这么放着。

但有一部分人会不一样,他们在面对困境的时候,会挣扎会折腾会找出路,且不论解决方案是不是好的,但他们不会停下来,一直在试图以突破的方式来摆脱这种无力感。

在过去,我会认为沉溺于困境的人是缺乏奋斗努力的动力,也许不断刺激他们,会带动他们的积极性。但事实上,并不是如此。

现在,我就再想,这或许跟人身上的修复力相关(这个词是我接触心理学之后开始意识到的东西)吧。

修复力,也可以被理解为自救力,那是一种生命深处的源动力,它让一个人可以不需要通过思维推理,而快速感受到生活中那些不对劲的东西,它让一个人在经历困境的反复折磨后,在沮丧绝望之后,依然不由自主去思考怎么摆脱困境,回到原本那个自己。

这种东西应该是人“生而带来”的,是人战胜世界上其他生物的一种本能,只是一些人在成长的过程中,被各种隐藏的杀伤力很大的伤害慢慢侵害着,最终这种自救的修复力就消耗光了,

就像有抑郁倾向的人,无论怎么用外界的快乐奋斗去刺激他们,他们都不会内生快乐,甚至会产生逆反心理,他们获得快乐的源泉在过往日复一日的伤害中干枯了,于是他们不会快乐了。这是一件非常悲伤的事情。

相反,那些拥有着“修复力”的人,他们应该在成长过程中,在家庭成员、学校环境、职场发展等等各种场合里感受到源源不断力量的支撑,即便时常遇到挫败感,但同时也会有更强大的力量来帮助解决挫败感,所以这些人身上就容易感受到希望的力量。

那天,我们说道“相由心生”,这个“相”在我们讨论中不是“容貌”的意思,而是“世界这个相”。其实我们能活成什么样子,这完全取决于我们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而这又恰恰由我们的内在来决定的。

我想,在拥有强大自我修复力的人眼中,这个世界的颜色是多彩的,他会在不断折腾中蜕变这自己,生活的世界也为之改变。在失去修复力的人眼中,也许世界长久就维持一种色调,安静而忧伤着。

聊到最后,我们俩也不知道修复力这个东西,如果丢失了还能否找回来,如果拥有了会不会在未来被灭顶的灾难给消灭掉。突然间,徒生黯然的感觉。

回到我自己身上,我是感谢我所拥有的修复力以及敏锐的直觉,我的世界版图的改变,一直伴随着它的活跃。同时,也因为我开始理解缺乏修复力的那些人的无奈,所以我就想放下无意义的鸡汤鼓励,那些东西或许会催生这些朋友更深的忧伤。

关于修复力的东西,我也只能思考到这里,大家有什么想法,欢迎一起吐槽。

好好过周末,我们下周见!

我们该为“风险”二字付出多少呢?

优惠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