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蓄、消费、投资

吴敬琏倡导不能再靠投资拉动经济增长,投资拉动经济增长是不可持续的,看起来这种说法似乎是正确的。GDP的构成是投资、消费、出口,投资不可持续,就只能提高消费。其实,这在经济学中是显然错误的观点。凯恩斯提到的需求拉动经济增长,其实质是需求(投资、消费),而不是消费。投资、消费、储蓄,这三者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投资源于储蓄,消费和储蓄源于产出。从个人角度看,假如,一个人的劳动产出用来投资股票、银行储蓄、日常消费。那么,银行储蓄这部分,就会变成其他人的借贷投资资金,因此,储蓄是决定债务投资的关键。假如,一个人的银行储蓄全部都用来买房,那么,买房子这个行为是一种消费行为,买房的钱被政府土地出让金转移走,另外一小部分是开发商利润。假如,购房者是全款购房,那这笔买房就不会产生任何债务融资,就形成一种纯粹的消费行为。假如,购房者是贷款购房,则形成一笔住房信贷,那就变成投资行为,或者说买房子产生了货币信用扩张。个人的消费行为,集中起来,就会形成群体的消费行为。那么,群体的消费行为,会不会产生经济增长推动呢?从个人的角度看,消费、投资、储蓄,都来自于个人的劳动产出个人消费,不会增加个人产出。个人消费增长,就会导致投资、储蓄降低。投资属于直接投资,储蓄会形成其他人和企业的间接投资,因此,消费越多,直接投资和间接投资的总量就会降低,消费占比提升并不会形成个人的劳动产出增长。一个人不会因为花的多了,就会产生更多的劳动产出,那么,千千万万的人们消费占比同时增长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呢?你会发现,直接投资和间接投资都会减少,劳动产出是不变的。消费占比提高的结果就是,劳动产出转变成大量的消费,投资减少,经济产出总量不变,但是,经济的质量变低了,因为,劳动产出变成了更多的消费品和服务,而不是实际投资的固定资产和技术革新。吴敬琏认为的投资不可持续,其实是指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的结构问题。债务比例高的根本原因是经济个体的直接投资比例低,间接投资比例高。因为,所有个体的银行储蓄都被银行转移为间接投资,银行储蓄存款越多,则间接融资规模越大,债务比例越高。如果,经济个体大规模启动股票、房地产投资、实业投资,银行储蓄比例降低,直接投资比例提高,债务杠杆就会降低,这就是为什么政府总是想通过鼓励居民投资和民间投资来降低债务比例的原因从政策的角度看,鼓励消费,会降低GDP质量,弄了一大堆吃、喝、玩、乐、剪头、泡澡、按脚,虽然丰富了业余文化生活,毫无强化经济体力量的作用。鼓励投资,会直接带动经济增长,特别是鼓励炒股票、炒房。消灭居民和企业储蓄,且以投资形式消灭,十分有利于经济可持续增长。记住这句话,政府为了经济增长,有义务,也必须,坚持不懈的用各种方法鼓励民众炒股、炒房、创业、开工厂,你不干社会就发展不了。消费拉动增长,是纯扯淡的,因为,消费不会改变产出。谁都希望花的越多、赚的越多,还不用付出,那是永动机。美国人,就是玩命消费,降低储蓄,导致投资乏力,经济增长萎靡。鼓励消费,就会导致投资萎靡,经济可持续增长乏力,最终还会抑制消费。鼓励消费,就是鼓励中国嗝屁。

优惠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