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成基金徐彦:将价值投资做到极致

大成基金徐彦:将价值投资做到极致
目前的A股市场盛行追风口、炒主题,无论个人,还是机构,都成了交易者,大家普遍认为,价值投资并不适用于中国市场。徐彦认为这是误解,恰恰相反,价值投资在中国很有效。

证券时报记者 杨波 方丽

“我觉得,做任何事情,不管是做生意、做学问,还是做投资,最牛的都是把简单的事做到极致的人。”大成策略回报混合基金基金经理徐彦说,“对我来说,投资很‘简单’,就是做好价值投资。”

徐彦对价值投资的坚持也获得了相当好的回报。Wind数据显示,过去三年他的业绩排在行业前10%,大成策略回报是为数不多的同时获得晨星三年五星评级、海通三年五星评级和银河三年五星评级的基金,同时,他管理的基金保持了行业后10%的低换手率。

徐彦的工作经历在这个浮躁的投资圈也显得很简单,他2006年硕士毕业后,到处理银行坏账的资产管理公司工作,一年后加盟大成基金,一干就是9年,目前独立管理大成策略回报、大成竞争优势、大成景阳领先等三只混合型基金。

价值投资在中国很有效

目前的A股市场盛行追风口、炒主题,无论个人,还是机构,似乎都成了交易者,大家普遍认为,价值投资并不适用于中国市场。徐彦认为这是误解,恰恰相反,价值投资在中国很有效。

“过去三年,业绩最好的公募基金还没有跑赢家电行业的优质股,而相对来说,家电股是最传统、最经典也最容易把握的价值股之一。而更难判断的价值股,比如互联网金融板块,某些公司的企业价值在互联网金融时代到来之前远远没有反映在市值里,如果把握住,能赚到十倍以上。”他说,“不是价值投资在A股无效,而是我价值投资的水平太差了。”

每个投资人都会反思,很多人反思的结果是通过做更多的事,比如炒主题、高换手来提高收益率,而徐彦反思的结果是把价值投资做到极致,他说:“这个市场太大了,把一种方法论用好对任何人来说都足够了。”

在徐彦看来,不同的策略都可能有效,关键是要坚持一种方法,“怕就怕总是摇摆不定,今天想做趋势,明天想做价值,想永远站在风口,结果恐怕不会太好,尤其是对管理大规模资金的机构而言。”

深入研究企业价值

应该怎么做好价值投资?徐彦表示,价值投资的方法是完全公开的,就是研究几个因素:行业、商业模式、管理层,最后落脚到核心竞争力、“护城河”上来。他重点从行业和商业模式两个方面进行了分析。

“比起泛泛地谈行业空间,更重要的是判断行业处于什么发展阶段、不同发展阶段的主要矛盾是什么、企业需要什么核心竞争力。”徐彦说,“例如地产,刚开始行业起步且长期空间大,主要矛盾在敢不敢做,后来的主要矛盾变成如何拿到更多的钱去拿地,再后来更加专业,除去资金,拿地的特色是什么,有人选择城郊,有人选择城市商业广场,有人选择产业新城。不同阶段最成功的公司都前瞻地把握住了那个时代的主要矛盾,逻辑很清晰。”

徐彦也特别看重公司的商业模式,“有投资人花几百万与巴菲特共进午餐,最大的收获是更深刻地认识了商业模式的重要性,这两年我也慢慢开始对商业模式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他说,商业模式被很多人总结为三个方面:第一,你的客户是谁?第二,你为客户创造什么价值?第三,你怎么为客户创造价值?三个方面看似简单,却真正值得深入研究。“如果我们用这种方法论来分析家电企业,它的购买者就是使用者,经过30年的发展,客户已经具备了选择好产品的能力,这是优质公司份额提升、利润率提升的基础,而优质公司在品牌、渠道、制造等各方面的优势都很明显,团队能力也容易判断,这类公司3年前的估值是10倍左右,是经典的企业价值被低估。”

徐彦反思道:“我为什么错过了那么多可以凭借价值投资框架把握的牛股?一方面,是自己做研究时覆盖的都是制造业,忽视了对商业模式的研究;另一方面,是自己的水平还不够,背后是对商业、对社会的理解还不够。所以,我一直在学习,希望以后能做得更好。”

徐彦表示,在基本因素之外,价格也是重要参数,核心因素不变的情况下肯定是越便宜越好,从这个角度看,危机反而会带来机会。“在市场波动中,以合适的价格买入优秀的公司将是本基金的长期理念。”徐彦在管理的基金半年报中这样写道。

传统行业与新兴行业

都有机会

对于目前的中国经济和A股市场,悲观的声音很多,但徐彦表示,可以乐观一些,中国市场很大,可以培育出很多优质企业,不会缺少投资机会,“1929年美股崩盘后,投资人担忧的不是美国经济,而是怀疑资本主义制度了,但那却是历史大底。”

徐彦表示,传统行业与新兴行业都有机会。在传统行业中,顺应市场需求、敢于创新的企业走出来的概率大,新兴行业更是培育优质创新型企业的沃土。

他说:“例如服装行业,虽然很‘传统’,但是在海外也孕育了ZARA等大牛股。很多中国的传统服装企业不了解客户需求,销售模式又很落后,必然会被颠覆。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有新的企业走出来。当然,ZARA们也有可能被颠覆。在新方向上,比如人工智能,一定会深深地影响世界。”

价值投资最后是忽视市场短期波动,不简单看企业盈利和估值水平,而是看生意的本质。“打个比方,苹果落地时,一般人都只看到风吹,而牛顿三百年前就能看到重力,这就是价值投资。”徐彦说,“我希望把价值投资做到极致。价值投资的极致是持有极少数的股票,至于持有的期限,只要它的时代还没有过去,就一直持有。”

优惠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