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能战略改变导致战略困境的启示

天涯
5640
文章
3
评论
2016年7月27日12:12:33宝能战略改变导致战略困境的启示已关闭评论 827 浏览 4094字阅读13分38秒

宝能大规模购买万科的股份,战略意图何在?一种说法是宝能真的想全面控制万科,长期成为万科的实际控制人,宝能的行为是立足产业收购发起的。另一种说法是宝能本来是一个财务投资人,炒股的,是通过一场大规模的收购运做,实现低买高卖获取价差。我经过资料收集分析后,认为宝能初始战略是财务投资,以挣差价为主,但在后期鬼使神差地改变了战略想成为产业控股方,由于战略的中途改变,使自己陷入战略困境!依据在于:

首先,宝能九个资管计划被万科批露后,展现出来的事实是2015年11月后,宝能筹了二百亿资金开始大规模买入万科股票,买入价格比较高。此时的买入是推动价格上涨为目的,假如宝能是为收购股权长期持有他应该是耐心慢慢收购,不集中买入,避免价格拉的非常高。如果意在长期控股,香港H股市场上价格更低,更适合买入。但是宝能根本没有在香港买入而是全部投资于A股。九个资管计划极速拉升万科股价,这不是意在长期控股,而是让早期低价位买入能够产生利润。中国人对此不陌生,这是典型的坐庄套路,低价买入,持有一定仓位后,同时推升股价。九个资管计划高价急速买入推升股价证明了宝能初始的想法,是为自己高位出场创造条件,不是准备长期持股,宝能一开始不是投资者而是炒股者!

宝能的大动作惊醒了王石,万科停盘后,双方开始讨价还价,根据万科独立董事华生批露的信息,宝能明确无意长期控股万科,无意于长期改造基本面,只求全身而退。以下是华生微博原话:“在万科董事会上,我对管理层和大股东导致公司困局提出严厉批评和责问。但在宝能因故只求全身而退的情况下,华润提出否决深铁入主,让万科巨资收购深铁土地,待事过落定再对华润等增发股份的方案遭到独立董事一致反对,因这太过自私会更大损害其他股东利益。”

事实上宝能并不是因故放弃收购转而退出,而是从根本上一开始就是财务投资者,没有长期控股的意图,所谓宝能因故放弃退出只是表面说法。宝能从始到终的战略就是成为财务投资者获得价差。此时,万科收购战的主要矛盾由宝能和王石的矛盾转变为王石团队与原大股东华润的矛盾,华润为了强化自己的力量,意识到宝能这个持股量达到近三分之一的大股东,具有决定未来走向的能力。华润可能与宝能进行沟通,表达了某种想法,要求宝能和自己联合控制万科,主导万科基本面走向。我们看到在华润可能的推动下宝能放弃了原来的财务投资战略,转而形成了一种既要获得财务投资利润,同时还要顺手成为万科的控制方,鱼与熊掌兼得。宝能华润联合彻底控制万科…...,太完美了!但越是完美的战略越难实现。

企业经营最怕的是多个战略同时推进,企业经营讲究的是集中资源实现一个战略,即要鱼又要熊掌,在两个领域和战场同时成功很美好。但是历史上一系列案例证明,在取得一定成功和优势后,人会产生一种不仅要把原战略目标实现,而且还发现自己手上已经是满手好牌,还可以顺手牵羊实现另一个额外战略,可以再实现更大的成功,这种想法在历史上不知道让多少英雄折腰。本来宝能战略是着眼于差价,不寻求长期实质控制万科,但2016年二季度与华润结盟,将战略修正为既要获取差价利润又要获取长期控股,准备彻底将王石拿下自己控制万科。这一美好的战略使宝能完全站在管理层的对立面,宝能不控制万科,支持王石只为做财务投资人,以高位退出为单一目标是很简单很容易实现的,王石会配合该战略。然而宝能也许是因为华润开出的条件太优惠,也许是觉得自己手里有一把好牌,于是公开发起罢免所有董事,由此与王石团队形成了不可调和的战略矛盾。

这里我们需要提一下伟大的徐翔同志,这位高人在操纵二级市场股价的时候,基本上都和上市公司的大股东、高管进行了配合,通过和上市公司大股东、高管的合谋,成功地在二级市场呼风唤雨大获其利,当然徐翔这种做法是非法的,所有他被绳之以法了。如果在二级市场做差价的过程中,管理层不配合,管理层故意拆台,这个时候只能依赖于公司股票低估值来获利,如果股票没有低估,就很难获得差价。现在,接近十七八块钱的万科股票是没有基本面估值优势的,同时,控制公司的王石团队,因为宝能的战略转变与宝能势不两立。在这种情况下,宝能既要差价,又要控制公司的战略转变,与管理层尖锐对立,让自己陷入战略困难,我们看到王石团队千方百计给宝能增加困难。

宝能最大的软肋是所有的持股都来自于二级市场,相当一部分持股在非常高位介入,而且使用了不少于四倍的杠杆,由此,宝通极端依赖价格的稳定和上涨,不能承受价格下跌,这是宝能二级市场大量使用高倍杠杆收购行为固有的风险和软肋,对价格上涨的依赖关乎生死,这一点显然没有逃过王石的法眼。于是王石7月初在基本面协商没有结果,主要股东矛盾日益尖锐的背景下,万科申请复盘交易,价格没有基本面支撑,没有重组顺利推进预期的兑现,于是下跌了。在下跌过程中,宝能几百亿的资金支撑股价,但是事实证明没有人可以完全依赖钱多长期维持股价,长期只能靠基本面,基本面的逆转只能靠王石与核心股东言和,但是双方都不再相信对方,都把对方出局作为自身安全的前提,只有把对方彻底打倒才能成功。在这种情况下宝能陷入战略困境。

我写这么多,实际上想要表达的是如果一个人、一个企业、一个国家在一段时间内,把全部的资源集中在一个战略目标下是避免风险的关键,宝能不能同时展开两个战略,更不能有多个战略!一个确定的战略目标推进非常顺利,此时会有一种战略风险,当事人会认为如此顺利就实现目标,自己掌握的资源大幅增加,完全可以同时再实现计划外的目标扩大战果。于是在战略执行的顺利但还没有完全成功前,又增加一个早期计划没有的新战略,从而在前一个战略没有完成之前又增加了一个战略,两个战略同时推进,结果最后两个战略都没有成功。战略几年之内不能变化,不该变化,在事情彻底结束前不变化,中途额外增加新战略是危险的低级错误,没有成功的先例。日本在没有完全吃掉中国情况下,认为自己占了大半个中国可以顺手把美国拿下,结果自己战败。据说中国的抗美援朝也出现过这样的问题,毛泽东出兵朝鲜本来的意图是把美军打到三八线以南,发现很快实现了这个目标,再往前推进就可以把美国赶入大海。于是毛泽东决定修改原来把美国赶过三八线的战略,取而代之的是顺手把美国赶下大海,但遭到挫折不得已又回到了三八线。早期战略执行顺利容易引起人产生顺手再完成第二个战略的想法,这个时候非常危险。正确的做法是在没有完全彻底完成既定战略前,绝不增加新战略新目标!宝能由于原有战略还在半途中,就增加更大胃口的新战略,中间出现了战略飘移和增加,从而使自己陷入战略被动。

宝能做财务投资人意在高位退出,一定要和王石团队会保持某种默契,现在他以赶走王石团队为目的,王石团队一定会反击,致宝能于困境,宝能的困境在于战略的飘移和顺利时增加新战略目的,忘乎所以冒进一样的错误是战略执行不顺利人们容易轻易放弃!几年前我阅读了一本《中国近代战策辑要》,这是一本记录中国1840年以来所发生的重要战争,核心决策者彼此之间的书信往来。书中有一篇李鸿章所写,关于中法战争的奏折令我认识到,中法战争刚开始,首战中国就失利,丢掉了重要城池,导致士气低落,清朝核心决策层在战还是和的问题上犹豫不决。李鸿章在中法爆发前是主和派,当李鸿章发现和平已经没有办法维持的时候,变成主战派。在中国首战失利后,很多人开始主和,李鸿章这个战前的主和派上书断然反对停战议和并强烈主战!以下是李鸿章的奏折:

《李鸿章上遵旨妥筹边计折》

“臣惟中外交涉,每举一事,动关全局,是以谋划之始,断不可轻于言战,而挫败之后,又不宜轻于言和。我兵终无遵罢之理……岂可望风震慑,仓卒撤防,使法窥我内怯,要挟多端,增环海各国狎侮之渐哉?夫南宋以后,士大夫不甚知兵,无事则矜愤言战,一败则诓儒言和,浮议喧嚣,终至覆灭。卒之虚憍务名者恒败,而坚忍多略者恒胜:足以知致敌之奇,终在镇定。伏愿朝廷决计坚持,增军缮备,内外上下,力肩危局,以济艰难,不以一隅之失撤重防,不以一将之疏挠定见,不以一前一却定疆吏之功罪,不以一胜一败卜庙算之是非,与敌久持以待机会,斯则筹边致胜之要道矣。”李鸿章的奏折中,解决了一个极具一般价值的重要课题:“在战略方针受挫后,是坚持原有方针,还是改弦更张?”李鸿章说道“以谋划之始,断不可轻于言战,而挫之后,又不宜轻于言和”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借鉴重要的原则。每一次战略行为都不可以轻易启动,谋划、决策时要反反复复从里面到外全面立体的收集信息、深谋远略,不要轻易的做出决定。在战略执行时不可避免要遇到与预期不符的阶段性挫败,此时不轻易放弃、认输。为此李鸿章说道:“坚忍多略者恒胜,足以知致敌之奇,终在镇定。不以一隅之失撤重防,不以一将之疏挠定见,不以一前一却定疆吏之功罪,不以一胜一败卜庙算之是非,与敌久持以待机会,斯则筹边致胜之要道矣。”不要因一时的挫折和失败而改变最根本的战略决策,也不要轻易改变原来的战术。用持久的坚定不移的坚持等待时局的改变这是根本的制胜之道。

李鸿章的奏折我是在2013年的时候看到的,当时我正面临着一个严峻的战略困境,由于贵州茅台股价大跌60%,包括我在内的所有茅台持有人,表面上都陷入了巨大的困境。从当时的局面看,所有持有茅台的人都似乎已经不可改变的遭遇了失败,在现实困境面前,一少部分人按照李鸿章的原则始终如一坚定不移的坚持原有战略,等待时局的改变。绝大部分人在现实困难面前,放弃了自己的战略,有很多人都是十多年的茅台长期投资者,也在现实的困境和压力下改变了自己战略,最终那些坚持到底不轻易改变战略的投资者赢得了战略成功,放弃和改变的人丧失了战略机会。李鸿章的这个奏折我时不时的会拿出来看,尤其是遇到一些,阶段性困难的时候常常使我茅塞顿开,豁然开朗。

每个人的命运并不决定于技巧、方法和战术,从根本上讲,长期的命运决定于战略,而战略的制定要避免过多过滥和轻易改变。战略最怕分散,战略需要绝对的集中。同一时间的启动多个战略无异于自杀。战略最怕轻易的改变,这种改变既包括胜利时额外增加新战略目标,又包括不顺利时轻易放弃战略。唯没有设定集中统一的单一战略,并持之以恒坚持不动摇,方能赢得长期的利益。

北京考察记2:拜会老朋友(文末有个迷你攻略) 基金理财

北京考察记2:拜会老朋友(文末有个迷你攻略)

在投资上,我有个想法。对于股票,我希望手里持有的上市公司都能够越活越长久,这样我买的股票也能够稳定上涨,慢慢变成我的养老股,每年吃点分红就可以活得很自在。就像持有万科、腾讯、茅台N多年的高手们,一定过...
看到了趋势,却没看到变数 基金理财

看到了趋势,却没看到变数

昨天,万科的股价坐了一次过山车,从大涨到大跌到巨幅震荡,换手率大约11%。这显然是一场机构间的真金白银大对决。 万科公告显示,宝能系又在继续买入万科股票了。现在宝能系已经持有万科25%股份。 一些不明...
秦朔的恒大研究心得 网文转载

秦朔的恒大研究心得

秦朔的恒大研究心得智通财经网2016-10-0623:10我要分享0商业是个大舞台,但和一般戏剧不同的是,商业大戏没有事先定好的剧本,也没有固定的主角配角。一切都在变化,一切都不确定。在中国房地产的舞...
秦朔的恒大研究心得 网文转载

秦朔的恒大研究心得

秦朔的恒大研究心得智通财经网2016-10-06商业是个大舞台,但和一般戏剧不同的是,商业大戏没有事先定好的剧本,也没有固定的主角配角。一切都在变化,一切都不确定。在中国房地产的舞台上,头号主角正从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