杠杆三分毒——聊聊杠杆背后的数学思维与风险

杠杆三分毒——聊聊杠杆背后的数学思维与风险(作者:佚名

幸福的杠杆是相似的,不幸的杠杆各有各的不幸。今天,我想用“朴素的数学思维”聊聊杠杆。我写的不一定全面,也不一定专业,但是都是基于朴素的常识。无需亲身经历,就能感同身受,退避三舍。
1、一浮亏就要被强平/向下折算的风险
对价值投资者来说,浮亏是加仓的良机;对杠杆投资者来说,浮亏是平仓的导火索。价值投资者只要猜对结果就能赢,而杠杆投资者不仅要猜对结果,还得猜对过程,这实在是太难了。价值投资者如果做了很烂的投资,实在不行就放在那耗着,总有希望熬到解套的那一天。而杠杆投资者一浮亏就被强平了……我想不到比这更利索的死法了。
2、亏成负数的风险
跟亏成负数相比,强平是幸福的。谁能100%肯定强平的时候一定能卖得出去呢?卖不出去的话,理论上的亏损可以无限大。
3、被提前抽贷的风险
但凡借钱的,最怕触发提前抽贷的条款。那冗长的贷款协议,最好每一条都读过以后再点“我同意”,否则如果对方真跟你较真,脖子可就架在别人的刀刃上了。
4、杠杆倍数的风险
杠杆的倍数算不算高,要看你借钱去买啥。如果资产的波动率高,那杠杆应该低一些。如果资产的波动率低,那并不代表杠杆可以高一些。2015年1月15日,瑞士央行大发神威,导致欧元/瑞郎一度急速暴跌近30%,是平时波动率的100倍。千万不要低估人生的戏剧性。
5、随着时间流逝而亏钱的风险
对于期权这种东西,时间就是它的价值所在。如果时间流光了,溢价、甚至价值本身也就灰飞烟灭。反之,如果距离到期日还很久,哪天赶上行情好的时候,想象的空间可以无限大。
6、溢价变折价/贴水变升水的风险
对于做多的资产,买入时溢价,卖出时折价,这等于交了一笔税。对于做空的资产,建仓时贴水,平仓时升水也是一样。价格不理想的原因往往是“从众”。市场情绪最强烈的时候往往是折溢价最离谱的时候。如果你改成提前埋伏,没人跟你抢,价格自然合理。
7、负债成本超过资产收益的风险
如果赶上了加息周期,负债的利率越来越高,资产的收益率反而越来越低,那杠杆就被挤爆了。
8、负债到期资产还没到期的风险
到时候拿什么还债呢?
9、资产的货币贬值,负债的货币升值的风险
踩点儿是跨国投资的基本功。每个国家的经济都是呈现周期性的起伏。把握十足的时候可以连炒股带炒汇。没有十足把握的时候可以买汇率对冲的产品。没必要非得当“送财童子”。
10、对方临时修改合约不跟你玩的风险
就算是对赌,也要找讲诚信的对手方。否则赢了也白赢。愿赌不服输的地方,连赌场都不如啊。
上述10条中的任何一条,都会增加杠杆的实际成本。举个例子说,一个利率只有6%但是随时可能抽贷的杠杆,实际利率可能是10%。虽然精确地计算可能需要高等数学知识,但是很显然,你付出的成本不只是名义上的那一点点利率。
无论一个杠杆起什么名字,穿上什么马甲,它的实质性条款都是可以提炼出来用上边的检查清单一条一条过。如果沾上了其中的某一条或者某几条,你就要当心了。非要去玩的话,至少要想好应对之策。这跟过马路闯红灯是一个道理:如果你非得闯红灯,至少你要意识到自己是在闯红灯,全神贯注地盯着两侧的来车。
即使一个杠杆看起来十分安全,你也要防范最后一个风险:一次黑天鹅就嗝儿屁的风险。不要负债全仓买入任何单一的投资产品,也不要忽视任何理论上的极端风险。如果没有“独立事件”这个数学上的防火墙,你无论之前赚了多少钱,都是在为未来某一次的毁灭性亏损做铺垫而已。Tung在一篇文章里说过,他买窝轮的仓位不超过本金的7%。我对此深以为然。为什么是7%?因为把一块蛋糕切成14份,可以把你全盘皆输的概率降至跟你此生中地球毁灭的概率差不多低。
说完了不幸的杠杆,再说说幸福的杠杆。什么是幸福的杠杆?期限长——最好长到可以不还;利率低——最好低到没有利率。我想来想去,只想到两种:保险杠杆,和爹妈给你的杠杆。
保险杠杆之所以利率低,是因为人在极度困难的时候,每得到一块钱获得的效用,要远大于他在不缺钱时每支出一块钱产生的痛苦。所以投保人才肯在利率上做出让步,让巴菲特和郭广昌能借到那么便宜的钱。而爹妈给的杠杆,因为亲情,所以便宜。还不上的时候不仅可以债转股,甚至可以直接减免。
世界上没有绝对安全的杠杆。如果发生大灾难,保险杠杆也有可能无法幸存下来。只要是杠杆,就有三分毒,总有搞不定的时候。
所以巴菲特说:“现金就像氧气。99%的时间你不会注意它,直到它缺席。”巴菲特为什么不说:现金和余额宝就像氧气?因为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美国版的“余额宝”都撑不住了。
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完全替代现金,哪怕是银行活期存款。前几天地球上的某个国家刚刚推出新的规定:每人每天最多只能从ATM机上取60欧元。

优惠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