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遵循经济规律,专注价值投资

天涯
5640
文章
3
评论
2016年1月26日11:17:44[转载]遵循经济规律,专注价值投资已关闭评论 449 浏览 2393字阅读7分58秒
(本文系为邹志峰《格雷厄姆的智慧家族》一书所做的序言)

当乐聚投资创始人江涛女士将邹志峰先生的《格雷厄姆的智慧家族》PDF文稿发给我后,我几乎是一气呵成就读完的。 

“格雷厄姆的智慧家族”一词来自巴菲特的《格雷厄姆—多德式的超级投资者》的一次演讲。巴菲特在那次著名的演讲中指出,在投资世界里,有相当多的掷硬币赢家都来自于一个很小的智力部落——一个叫做格雷厄姆—多德追随者的群体。在这一群成功的投资者中,他们的智力来自于一个共同的家长——本杰明·格雷厄姆。这个智慧家族引起了作者的极大兴趣:如果对其系统研究,找出价值投资的清晰脉络,将会廓清市场上弥漫着的思想混乱,对于我们无疑有着巨大的指导意义。这就是这本书的写作缘由。

作者从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入手,认为投资学做为经济学的一个分支,离不开基本的经济学原理,比如关于价格围绕价值波动的原理,关于市场先生的著名比喻,与亚当·斯密的“看不见的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因此,价值投资暗合经济学的基本规律。对价值投资的经济学原理进行追根溯源,有助于我们树立更坚定的价值投资理念,也让我们明白,离开了经济规律,最终难免失败。经济规律是指经济现象和经济过程内在的、本质的、必然的联系。它的客观性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人们不能任意创造规律,也不能任意消灭或改造规律。但是虽然如此,人们却可以发现、掌握并利用其规律。

遵循经济规律的股市操作行为,则是投资,因为那是按经济规律办事,否则就不是。作者说得好,一名真正的投资者之所以能够长期战胜市场,就是因为其行为严守投资纪律,而投资纪律正是经济规律的集中体现。举例说,在长期视野下,一只股票的回报率跟企业发展是环环相扣的,若一家企业40年来的盈利一直是它资本的6%,那么在长期持有40年后,其投资者的年均收益率不会和6%有什么区别——即便当初买的时候是便宜货。若该企业在20-30年间盈利都是资本的18%,即便当初出价过高,回报依然会令你满意。这个例子来自查理·芒格。这就是说,若有人马马虎虎地持有一家极其平庸的烂公司,却每年幻想着高收益而一夜暴富,显然违背了经济规律。 巴菲特认为能令他和芒格满意的回报就是跑赢标普 500 指数,这就是投资行为,符合经济规律。

因为价值投资与经济的基本规律吻合,所以价值投资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可是总有人说,价值投资不适合中国。事实上,价值投资的东西适合任何地方。段永平早已指出,如果有人认为不适合,那说明他还不懂投资,因为它早晚是会适合的,都是一样的,全世界买的人都是一个理由,就是它只要给他足够长的时间,它体现出来的是一个价值,一个没有价值的东西,是不可能永远卖出价钱来的。实际上,在一个无效市场中,价值投资更能发挥其强大的威力。一只股票上半年可以是100元,在下半年却暴跌至15元,而其内在价值却可能在30~40之间。价格永远是围绕价值波动的,对于一个真正的价值投资者而言,显然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因此我认为,说价值投资不适合中国,其实是不懂得经济的基本规律。

格雷厄姆智慧家族的共同特征都是依靠对公司财务表现的基础分析找出那些市场价格低于其内在价值的股票。正如巴菲特在演讲中所说的那样,这个智慧家族共同智力结构是:他们探索企业的价值与该企业市场价格之间的差异,利用其间的差异,却不在意有效市场理论家所关心的问题:股票究竟在星期一或星期二买进,或是在一月份或七月份买进。他们忽略宏观经济,只重企业层面,采取自下而上而不是自上而下的策略。他们不探讨bate值、资本资产定价模型以及资本回报的协方差,这些都不是他们所关心的议题。他们只在乎两项实数:价格与价值。

格雷厄姆智慧家族的人习惯性地将股票价格与背后的公司业务的价值联系起来。其来源有三:一是格雷厄姆的安全边际原则,这个原则要求所购买的股票价格必须充分地低于其估计的价值,这种检测需要进行全面的商业分析。二是约翰·威廉姆斯价值评估方法,即保守估计的公司未来现金流折成现值,以此作为公司的内在价值。这个原则隐含的道理是:现在手中的1美元比未来的1美元更值钱。三是菲利普·费雪提出的选择超级成长股,这类公司拥有独特的经济特许权,比如无与伦比的品牌认同度和强大的市场影响力等。巴菲特将这三种来源融于一体,灵活运用,并使之登峰造极,形成了综合性的价值投资方法。

格雷厄姆智慧家族中的人投资风格各异。他们很少有相同的投资组合。有的持有令人费解的“粉单股票”;有的专注于大市值股票;有的进行全球投资;有的集中精力于某一市场比如房地产或能源。有些人运用计算机筛选程序去发掘从统计学角度来说便宜的公司;有些人则评估“私募市场价值”;有些人是激进的股东维权者,积极活动要改变公司;而有些人则寻找已具备价格催化因素并能部分或全部实现的低价股票。虽然彼此各不相同,但他们始终恪守买进的标的是企业,而非企业的股票。他们当中有些人偶尔会买下整个企业,但是他们经常只是购买企业的—小部分。不论买进整体或一部分的企业,他们所秉持的态度完全相同。每个人都受惠于企业市场价格与其内含价值之间的差值。 正是成功地利用了“价格与价值之间的落差”,他们才成为投资界的赢家,从而跻身于“超级投资者”之列。

正当作者完成书稿之际,A股市场低迷萧条,预计未来可能有相当部分的优质公司随着市场的抛售沦为便宜货,这对于价值投资者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在这个美好的时刻,我们重新学习格雷厄姆智慧家族的投资策略和方法,肯定有所裨益。

邹志峰,70后生人,历史学博士。1996年,加入创办不久的《成都商报》,先后担任过经济新闻部副主任、编辑中心主任等职务。2004年,赴上海参与创办《每日经济新闻》,任执行总编辑。2006年,回成都,创办成都全搜索网站,任总经理。2014年,调成都时代出版社。2015年,从出版社辞职,离开传媒行业,选择自由发展。

房地产的拐点就是宇宙的拐点 网文转载

房地产的拐点就是宇宙的拐点

自房地产价格暴涨到长假风声鹤唳的限购潮,笔夫一直满足于观众的角色,倾听各路专家高深见解,我只是在思考,现在我想弱弱地表达一下自己粗浅的想法: 一 多重拐点的高度契合  脱离中国经济的全局与世...
首选股市 网文转载

首选股市

“石油突破50美元了!看来,通货膨胀加剧,货币贬值更趋严重!”昨夜,朋友Y打来电话,焦急地说,“你说,我是换美金好呢,还是买黄金好?或者是买房子好呢,还是买股票好?” 这年头,没有钱,烦恼;有点钱,更...
IPO案例学习笔记:  【亚翔集成】通过协议分割市场方式解决同业竞争 网文转载

IPO案例学习笔记:  【亚翔集成】通过协议分割市场方式解决同业竞争

​【案例关键词】同业竞争 商标专利【发审会关注问题】一、招股说明书披露,发行人控股股东亚翔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台湾亚翔)主营业务中洁净室工程及机电安装工程服务业务与发行人主营业务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