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与最坏的

眼下,在经历了上半年的牛市高歌,与年中的股灾暴跌后,A股市场不可否认经历了神奇的一年,管理层要慢牛,市场听成了要蛮牛,这蛮牛发威势不可挡,一路猛进,人民日报也为蛮牛的风采所倾倒,喊出了“4000点是牛市的开端”,可历史总是相似,在一片看多的声音中,时至年中,市场又让人们知道了什么叫作“闪电熊”,这熊来的太快,犹如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用2个月的时间,把过往4-5年慢熊的幅度一举完成。是坏事呢?抑或是好事?

年末了,看一眼全球股市的表现,我们神奇的发现,纵使经历了史上最惨烈的闪电熊,依然无法改变今年A股表现牛冠全球的领导地位。不信请看。
上证指数全年至今上涨7.28%,中小板指数收涨49.04%,被大熊暴揍的创业板指数依然有82.89%的涨幅。
相应的欧美股市表现差强人意,道琼斯、标普500、纳斯达克、欧洲、香港、台湾、日韩、澳新等主要股指都明显落后于天朝。

最好的与最坏的

最好的与最坏的

可见即使经历了惨痛,经历了磨难,我们看来最坏的股市,在世界各国人民看来依然是最好的。
往前看,2014年,上证指数全年上涨52.87%。创业板指数在2013、2014年分别上涨82.73%和12.83%,这样的成绩依然可以领先全球。
这似乎颠覆了人们对中国股市常年来吃人如麻的印象。曾经,中国经济高速发展,长期保持了GDP年均10%以上的增速,与此同时中国股市的整体回报率却令人失望。这样的剪刀差更加剧了人们对股市恨铁不成钢般的失望。
2013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明显放缓,出口介于顺差与逆差之间,消费不敌国人的储蓄避险偏好,唯有国家投资投资再投资,却依然无法保持高增长,人们都说中国要进入中等收入陷阱,银行要破产,经济要硬着陆、要崩盘。

我们看张意味深长的图,对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GDP与股票收益率水平进行了比较。
发达国家中,统计期间内,日本以年均2.7%的GDP增长率排名最高,而它的股票收益率却仅有年均4.2%,而经济表现平平之辈,澳大利亚GDP年增1.7%,股票收益率排名最高7.3%。南非经济增长相对最差为1.1%,但在股票市场上却保有6.4%的高收益率。
日GDP增速2.7% 股票收益率年化4.2%
澳GDP增速1.7% 股票收益率年化7.3%
南GDP增速1.1% 股票收益率年化6.4%
发展中国家中,墨西哥、智利、印度、中国的数据值得玩味。墨西哥、智利的经济增长令人失望,股市表现却远远超过世界经济的火车头印度和中国。
墨GDP增速1.1% 股票收益率年化17%
智GDP增速4% 股票收益率年化15%
印GDP增速5.1% 股票收益率年化4.2%
中GDP增速9.5% 股票收益率年化-5.8%

最好的与最坏的

这张图告诉我们2个基本的道理
1、某些时间段,股市的表现与经济GDP增速没有直接关系,甚至有反向关系,也许印证了那个在经济不好时,村里没人干活,都在村口聚赌的笑话。所以在经济好时,不要太乐观,同样在当下经济看起来不好时,也不必过于悲观。
面对现在全世界对中国经济的悲观预期,我们可以看看历史。
70年代,经历了10年浩劫,中国经济岌岌可危。
80年代,经历了六四,中国政局遭遇动荡。
90年代,国外亚洲金融风暴,国内剧烈通货膨胀,面对下岗潮,经济崩溃言论四起。
00年代,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风暴,世界经济面临各种末日博士的崩盘预言。
10年代,好吧,一切又来了。有哪个十年没有危机吗?

2、图中数据截止于2012年,是啊,在2013年以前中国股市似乎熊冠全球,然后,2013、2014、2015,它就出人意料却有意料之中地牛冠全球了。想必在看起来最坏的时候,大举建仓股市,才是赢家。均值回归的魅力一直都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古人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就是这个道理罢。在市场看起来最坏时,也许就是价值发掘者最好的光景,在市场看起来最好时,也许才是落袋为安的谨慎之时。
中国股市时间不长,只有短短的二十多年,那些年,我们经历过的熊市却历历在目,1992年股市腰斩,1993-1994年股市下跌三分之二,2001年开始的熊市下跌了60%,2008年更是一年内从6000多点下跌到1664。2013年之前更是经历了慢慢长熊,加上今年的闪电熊。每一次在市场跌得面目全非,别人骂你全家持有中石油,整个股票市场看起来毫无希望时,别忘了,微笑。[笑]

优惠淘